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刀剑之灰色轮舞者 > 342、既是敌人同时也是最大的老师
    虽然被大风暴弄得肌肤四处的胡乱摇摆着,但带着一丝震惊和充满新希望的弗兰斯,就这么还一脸得意般疯狂放声别扭的大笑着,看样子十分享受这种充满随机性的再一次改变机会新绝境,继续在半空中回旋等待自己被抛出风力之外或者大风结束了……

    (差不多了吧?毕竟我之前给的那个力度和效果,应该开始失去后续能量或者该有力量的补给,逐渐衰减才对!那么接下来弗兰斯万人将!你又会给我什么样的新战法来应付我这些层出不穷攻击手段呢?)

    “没想到我现在还特别享受这种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对决当中!有可能真如明日奈酱和银雪说的一样,有时候我会不知不觉中享受着战斗带来的那股热血沸腾感,看样子我是个不好的人啊!不过就算如此我可没有打算就这么放弃现在,这份难得想要认真的感觉!”

    ‘嗡~嗡~嗡’

    而望着自己掀起的大风开始逐渐衰弱,失去了它的规模和功效,桐人也慢慢从阻挡物之中走了出来,握着手中不知为什么开始自己发出剑鸣的黑剑,就这么看着一直悬浮于天空的弗兰斯开始缓缓旋转般,陷入必然的自由落体运动起来。

    (开始了!我/弗兰斯的最后一搏!x3)

    位于天空中的弗雷斯和地面上看见他现在情况的莫斯他们,这分钟陷入必然结果情况下,他们斗互相瞪大眼睛般,看着这一次最后的角逐……

    ‘哗嗒~哗嗒’

    (下落开始了!桐人殿下也在最下方等待着我自己的自取灭亡,重武装意义不是很大,顶死天就是让自己坠落时照成的冲击力与破坏力变强!而且作为代价我必然非残即重伤,那样子没有任何的意义可言,毕竟桐人殿下闪躲起来也是轻而易举!)

    “那么反正都赌了我又执着于这些自己的意念又干什么呢!当然是一击决胜负,而且还要让桐人殿下无法遁逃的哪一种!”

    ‘啪嗒~啪嗒、呼~呼~呼’

    而一时间弗兰斯举动变得十分怪异,他居然就这么一点点拆卸自己身上的重金属装备,就这么很是随意的用力抛在,那同样坠落但更加遥远范围内,那个看起来它们之间相对静止与同行的状况,一时间让整个场地的最上空布满了他扭动身子丢弃的金属武装。

    现在天空中就像小了一阵阵不整齐的金属雨一样,完全覆盖了整个场地最上方,在地面之上形成了无数大大小小的逐渐放大黑影起来。

    “喂~喂~喂!再怎么不顾一切也不至于把自己物品栏中,所有自己宝贵家当都掏出来吧!这个规模和重金属坠落诞生的破坏力,真的是不要命的玩法啊!也亏这个我不仅再一次丢失了他的具体位置,还要被迫用刃气攻击来迎战了!真的是疯狂而恐怖的万人将!”

    ‘唰啦~唰啦、咻~咻~咻’

    望见眼前如同倾盆大雨般的金属雨轰击,桐人不由得为弗兰斯这更加极端过度的做法捏了一把冷汗,再配合他为了降低自己的损伤程度,进入下一场比赛当中,他还不得不对他这种恐怖打击做出相应的回应,要不然自己不受伤都得脱一层皮!

    ‘啪嗒~啪嗒、哗啦~哗啦’

    伴随着桐人那快速附带剑技光晕的连续88段气刃斩击,无数月牙剑气就这么无规律般贯穿了天空中所有的金属存在,那金属被无情斩断的清脆破裂声,让桐人明白几乎所有的目标都受到了波及,而且他也没有机会与时间去留情。

    所以很有可能这个攻击已经要了或者重伤弗兰斯才对,毕竟那个时候的他早就只剩布衣,不可能挡过这些连厚重合金甲都可以斩为多段剑气,让其有些对弗兰斯感到一丝惋惜……

    “弗兰斯!!!x2”

    望见这个连弗兰斯最为自豪的大部分重甲都可以贯穿刃气攻击,让一旁的莫斯他们不得不感到不安的朝天空中即将掉落地面,那如同小碎片般坠落的状况如此呼唤了起来。

    他们很清楚在这种同样有可能危机到桐人情况下,他本人很难会留有余地,毕竟一旦出错他自己都有可能会被大意而弄得自身难保……

    ‘哗~啦啦、嘎达~嘎达’

    那无数金属碎屑的雨下的很大,很明显也让桐人在仔细的观望着内部是否混杂着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可有些怪异,除了金属以外他没有看见自己不想看见的东西,同时这种情况也让桐人有些感到认真与警惕起来。

    (看样子还没有完!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样的手段保住了自己,起码现在还没有他可能负伤情况存在!会在哪里?趁那个视野遮蔽时机之中,又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成功避免了那种程度的刃气攻击!)

    “会从什么地方袭击我呢?弗兰斯万人将!”

    望着眼前有些难以置信的场面,桐人已经意识到自己一开始的猜想出现了偏差,至少现在这个如同细碎金属屑般大雨之中,确实没有弗兰斯的存在,也就证明他还活着而且很有可能毫发无损!

    让桐人快速离开了自己一开始的位置,开始活动着自己的躯体与五感,试图寻找放出这么大个烟雾弹后,消失身影的弗兰斯起来。

    (千钧一发!若不是老伙计和桐人殿下当时给我们带来的天降奇兵作战被我临时想起来,很有可能我就玩完了!不愧是桐人殿下这些都是我不少战利品做成的无差别攻击,没想到就被其这么简单就破了,还好先挡下来攻击才用这个来迫降的!)

    (所以才说你最好的敌人也是你最好老师,不好意思了!因为桐人殿下的启发让我又逃出生天,成功的这一次躲在了一个暗处,让你来找我了!)

    而就在桐人还在一边移动,一边张望这位除了多了些金属细沙以外,没有太多变化场地时,位于他身边有一段距离的某个刚刚好容下弗兰斯身躯,但又微微多出很多位置岩石障碍物的后面,身穿布制长裤,上半身衣服已经碎裂掉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