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科幻必发国际娱乐官网 > 圣光暴君 > 第0139章 邪恶巢穴
    坦博斯恹恹的回到酒馆,最终还是没买‘疾影’手里的情报。他原本以为凭自己跟周青峰的交情,白拿些关于黑森林的信息是很平常的,但‘疾影’说必须问过‘圣光’。

    骸骨战马现场演示了一番如何联系‘圣光’,就是心中默念‘圣光’两个字,就能听到一个小姑娘的清脆声音——您好,圣光能为您做些什么?

    坦博斯试了一下,被吓的屁滚尿流,信息也不要,直接就跑了——这凭空出现在脑海的声音太过诡异,没有那个巫师会喜欢有人直接闯入他们的脑子。

    只是坦博斯回到酒馆,不等他进屋子消化刚刚获知的情况,法布罗就把他喊了过去,关上房门。

    “你......,呼唤圣光。”法布罗神情严肃的下令道。

    巫师学徒正心头惶然,反问道:“老师,发生了什么事?”

    法布罗阴着脸,“我怀疑黑森林里有邪神。”

    “班恩教会在黑森林的势力已经被摧毁了呀。”坦博斯也被吓一跳。

    但法布罗微微摇头,“不,不是班恩。也可能是一个能力强大的邪魔。这个邪魔就在这和谐村里。”说着话,他指着桌上摊开的好些纸卷,“这些信息都是真的。”

    花了五十金币嘞,这可是很大的一笔钱,能不真么?

    法布罗却眉头紧皱,“我研究银叶城几十年了,可我几十年的收获还不如这五十金币买来的纸卷。这里随便一张地图描绘的都比我私人笔记上记载的还清楚。

    我原本想着五十金币买来的信息,只要有那么一两条内容是真的就很超值。可那些信息全是真的,这不但没让我欣喜,反而害怕。

    我甚至希望找出其中半点错谬,可好些内容根本不可能作假,必须是当年住在此地的精灵才知道。如果能早点获得这些信息,我们这次探索不会遭遇如此惨重的失败。”

    坦博斯知道自己老师的意思——五十金币虽贵,但跟这些纸卷带来的信息优势相比,那就是赚大了。毕竟能少死不少人,不至于弄得血本无归。

    法布罗继续说道:“我看完这些纸卷后,深受震撼。又想起那匹骸骨战马说的‘大秘密’,于是我在心里默默呼唤了一声‘圣光’。你猜发生什么?”

    对于老师的一惊一乍,坦博斯很想吐槽。可再想想自己呼唤‘圣光’时的状况,实在没心情嘲笑自己老师像个土包子。

    信徒呼唤神灵,神灵很可能永不回复。可法布罗呼唤‘圣光’,下一秒就有个小女孩的声音脆生生的出现在他的大脑内,“您好,圣光能为您做些什么?”

    如此便捷迅速,毫无延迟的回复太可怕了!

    法布罗不是无知的愚民,他被吓的直接失语。

    铁幕笼罩的北地,神灵和信徒的联系出现强大的阻碍。过去无论谁,随便喊一个神灵的名字,神灵都会知道相关对话的前因后果——所以神灵的名字是不能乱喊的。

    但在北地,随便喊吧,反正神灵也不知道——只有最虔诚的信徒才能和神灵建立脆弱的联系。要么就是这个神就待在铁幕之下,比如希瑞克。

    愚民无知,不明白‘圣光’如此高效回应意味着什么,法布罗却清楚的很。但他在看过纸卷上的信息后,对‘圣光’又倍感好奇。

    坦博斯也很是不解,问道:“老师,为什么非要我来呼喊圣光?”

    法布罗回答道:“我们很可能笼罩在一个强大邪魔的心智魔法范围内。还是你来呼喊圣光比较好些。”

    坦博斯听得心头一怒,这摆明又拿自己学生当试验品。可他不知道的是,法布罗呼喊‘圣光’后,被要求登记真实信息才能接受服务。他本想胡乱说个身份,却被一一识破。

    周青峰让索菲亚管理信息网络后,从一开始就希望杜绝互联网重重乱象的根源——给老子通通实名制。不透露真实身份的别想进入信息时代。

    当初少年的灵魂触碰过‘谎言’神职,触及其本质法则的同时还摆脱其操控。除非实力达到传奇等级,否则没人可以欺骗现在的周青峰,也无法欺骗掌控信息网络的索菲亚。

    这份直指本心的‘辨识谎言’能力才是让法布罗心中骇然的根本原因,不能撒谎对他来说一种莫大的痛苦。

    可既然老师都不敢随便呼唤‘圣光’,坦博斯更不敢了。他也随便乱编身份,同样未能通过验证。不过他却从‘疾影’那里获得了更进一步的了解,现在正好当个‘复读机’。

    “圣光并不隐藏自己的存在,黑森林所有村子的人都在呼唤她。她可以回答很多问题,提供很多服务。比如这和谐村的屋子为什么能建那么快?就是因为她的辅助。

    ‘圣光’将参与建设的村民联系在一起,统一指挥他们的行动。就连发薪水和饭食都受到监督,任何想要贪墨偷懒的人会很轻松的被揪出来。所以这里的人劳作效率非常高。”

    法布罗不关心贱民的劳动效率,他只本能感到和谐村的‘圣光’是一种巨大的威胁。可具体是什么威胁,他也说不清,总觉着这手随时联系还能辨识谎言的能力太逆天。

    和当前混沌的社会环境格格不入嘛。

    “这个村子太诡异,太邪恶了。我们正处在监控之中,那些向‘圣光’祈愿的人会不断泄露我们的行踪。”

    想到自己不管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随时可能被周围的人喊个‘圣光’就泄露出去,法布罗就感到非常的不安。

    这种能力若是被自己掌握,那自然极好。可被别人掌握,那就太糟糕了。

    “这村子里必然藏着个邪魔,说不定就是那个维克多.雨果。我必须尽快离开,向寒风城汇报。”

    法布罗说走就走,召集队伍里其他人离开,可出了门却又不得不找村里的马车。靠他自己徒步返回寒风城,那真是太痛苦了。

    村里每天三班马车前往寒风城,不到时间不会走。法布罗等着心焦,只能装做若无其事的在酒馆外等着。好不容易等到早班车要出发,一批从寒风城来的冒险者先抵达了。

    这批冒险者中,有个身穿皮衣,腰挂长鞭的女人从车厢顶上跳下,落地后活动手脚,好奇的左顾右看。她见到急匆匆靠近的‘炼金首席’,高声喊道:“啊,这不是寒风城里最讨人厌的法布罗么。”

    女人个头很矮,说是‘小女孩’更贴切些。她大大咧咧的走过来,继续喊道:“喂,法布罗,认识一个叫维克多.雨果的家伙吗?听说是个小孩,我正在找他。”

    看到这一张娃娃脸的‘小女孩’,法布罗立马后退,先捂住自己的钱包。他低声喝道:“凯丽?你这个小偷跑到这里来干嘛?想偷东西也没必要来黑森林里吧。”

    ‘小女孩’呵呵笑,她挺了挺胸口,得意说道:“看清楚,你这个呆瓜。我从今天开始就是暗日的选民了。以后不许再污蔑我是小偷。当然了,我偶尔手痒也会练习一下技能。”

    “暗日的选民?”法布罗更惊讶,他看到了‘小女孩’胸口挂着紫日白骨的骷髅圣徽,不可置信的喊道:“你一个半身人居然改信谋杀之神?还当了选民!”

    ‘小女孩’耸耸肩,乐呵呵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我就是暗日的选民了。以后你们这些混蛋都给我放尊重点,我可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欺负的人,以后就有靠山了。

    伟大的谋杀之神对我表示青睐,我要建立强大的暗日教会,建立一个从未有过的神奇国度,我要当这世上独一无二的女王。”

    ‘小女孩’甩着长鞭,大摇大摆的去找维克多.雨果。法布罗叹了口气,就想上车。可车厢上又下来一个人,同样见面就打招呼道:“啊......,这不是法布罗阁下么?”

    来人打扮的极为怪异,头上戴着枯枝,耳上挂着毒藤,脸上是莫名的纹身,细一看纹的全是毒蛇蝎子之类。就连他身上挂的零碎饰品也很吓人,包括一颗缩小的嚎叫人头。

    “贾斯滕?你怎么来这里?”法布罗喊出了这个怪人的名字,心里还带着几分恐惧。因为这一步三摇,好像痨病鬼的家伙是剧毒和疾病女神塔洛娜的牧师,在北地相当有名。

    “这里的巫医给我写信,说黑森林里出了个新首领,也许能容纳像我这样的异类。所以我来了。”怪异男子桀桀发笑。他环顾四望,拦住个村民问道:“老博格在什么地方?”

    法布罗又摇头又叹气,觉着这村子彻底没法待了。可车上又下来一个更可怕的家伙,佝偻驼背,生人勿进。除了握着木杖的手露在外头,他全身笼罩一件破烂的黑袍中。

    可就是那支露在外头的手掌,干瘪,灰败,腐朽的如同棺木中的木乃伊。法布罗只看这身装束,立马大惊失色的跳开几步,全神贯注的做好了立刻开战的准备。

    黑袍微微抬起,里头是一双暗红色的眼睛。沙哑的笑声从袍子下传出,“法布罗,好久不见啊。哦......,你好像出了大麻烦,那件花了你一千金币卖来的漂亮法袍那里去了?”

    法布罗的额头在冒汗,全神贯注不敢有半点分神。可他心中其实恐惧至极,因为对面这家伙是巫妖之神维沙伦的信徒。虽然对方不是强大的巫妖,却是一名可怕的死灵巫师。

    黑袍巫师冷笑了一阵,砂轮般摩擦的声音低喝道:“快滚吧,法布罗,我现在没兴趣杀你这个懦夫。我不想来到此地的第一天就闹出纷争,这里的统治者肯定不会高兴的。”

    法布罗冷汗淋漓,感觉世间的妖魔鬼怪都跑到这诡异的村子来了。他战战兢兢的爬上马车,催促车夫赶紧离开,心里暗想......

    “希瑞克手下是些不可理喻的疯子,塔洛娜的牧师只喜欢跟毒药和仇恨在一起,维沙伦的信徒更是恋尸癖。该死的黑森林,该死的和谐村,这里将会是个邪恶势力的巢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