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都市言情 > 家有悍妻怎么破 > 第982章 变故(2)
    姐妹两人见到祁向笛,见他脸色很难看心都不由提起来了。清舒急切地问道:“舅舅,出什么事了?”

    祁向笛说道:“公主是不是有意将你调去刑部?”

    清舒点头道:“是。公主准备将我调去刑部减等处,与在礼部一样的职位。”

    祁向笛说道:“今日中午,刑部右侍郎左勋与我说原本你在调任的名单之中。可不知道什么缘由,上午他拿到名单的时候,上面没有你的名字。”

    左勋与他是在白檀书院的同窗好友,知道他家跟清舒关系亲近,所以特意将这事告诉了他。

    清舒原本以为长公主应诺了这事就十拿九稳了,却没想到竟还有这样的变故。不过若只是没调往刑部应该不会让他这般着急,她问道:“舅舅,那我被调去哪里了?”

    祁向笛说道:“左兄打探了下发现你被调去了飞鱼卫。他得了这消息立即告诉了我。我也找了人查,确实如他所言,你被调往了飞鱼卫。”

    清舒脸色大变:“这怎么可能。飞鱼卫由皇上直接统辖,里面的人员都是直接从军中抽选与六部根本不搭边的。”

    安安也是白了脸。飞鱼卫那可是人们谈之色变的地方,那里的人据说各个穷凶极恶杀人无数。

    祁向笛摇头说道:“是谁操纵了此事我暂时还没查到,但你被调去飞鱼卫这事千真万确。清舒,你立即去找长公主求她出面解决此事。”

    “清舒,官场上的人对飞鱼卫非常忌讳。若你真进去里面当差,会眼中影响景烯。”

    清舒苦笑道:“舅舅,你放心,我不会去飞鱼卫的。”

    当初符景烯在飞鱼卫她就忧心得不行,后来老天眷顾让景烯安然从里面脱身。既知道那是个龙潭虎穴,又岂会进去。

    “那你现在就去求长公主。”

    清舒说道:“长公主没在京城,她去了避暑山庄,我明日去避暑山庄求见她。”

    “嗯,这事越早解决越好。”

    清舒点头。

    祁向笛看向安安说道:“你出去,我有些话与你姐说。”

    等安安出去以后,他沉着脸说道:“清舒,你这性子并不适合官场,我建议你趁此机会辞官。”

    “舅舅,为何你觉得我不适合官场?”

    祁向笛说道:“有道是斩草不除根,后患无穷。若是有人害你,你能将对方一家连根拔起吗?”

    在官场心慈手软最是要不得,你今日放过他,明日他可能就会要你的命。

    清舒神色一顿:“舅舅,你怎么将官场说得跟战场一样。”

    “只听这句话就表明你不适合官场了。清舒,官场本就如战场一般。只是战场明刀明枪干,看谁的本领高勇气大。而官场勾心斗角杀人不见血,有时候死都不搞清楚是谁害的。”

    清舒没话说了。

    祁向笛说道:“清舒,景烯得太孙看重前途一片光明,你在官场难免会让他诟病。你对官场没野心,既如此为何不就此退出。”

    “舅舅,你也觉得女子当不宜当官吗?”

    祁向笛摇头说道:“没有,有些女子比男子还优秀。就好比你,你的字就写得非常好没几个人能及。可你当官却是不行,你自己说说在礼部这两年是不是混日子?”

    “你若真有上进心想该就与上峰打好关系,然后拉拢其他的同僚。这样的话你就不会一直坐冷板凳,再有长公主撑腰想出头也很容易。可是你没有,除了誊写卷宗外你每日去衙门都是练字看书瞎混日子。”

    清舒被说得哑口无言。

    祁向笛说道:“清舒,你好好考虑下吧!”

    “我会认真考虑的。”

    送走了祁向笛,清舒立即写了一封信交给虎子:“你立即将这封信交给刘黑子,一定要亲自交到他手中。”

    “是,主子。”

    安安进了书房,拉着清舒的手道:“姐,你千万别答应去飞鱼卫啊!不然外婆知道了,会急出病来的。”

    “放心,飞鱼卫那种什么地方我哪敢去。”

    晚上睡觉的时候,林菲小声问道:“姑娘,你说这会不会是吴家人在背后捣鬼。他们不想你去刑部,就故意调你去那鬼都怕的飞鱼卫。”

    清舒板着脸说道:“没有证据的事,不要胡说八道。还有以后在外面除非必要,你别开口说话。”

    就怕林菲一开口胡乱说,被有心人听去了惹祸上身。

    晚上清舒还如以前那般练字作画,并没受这事的影响。然后到了时辰,她就上床睡觉。

    第二日早晨,清舒看到安安的黑眼圈问着:“昨晚上一夜没睡?”

    安安点两下头说道:“发生这么大的事我哪能睡得着呢!姐,你昨晚也一夜没睡吧!”

    清舒很抱歉地说道:“我昨晚躺床上就睡着了。其实这不是什么大事,实在不行就辞官了。”

    安安一愣,回过神来问道:“姐,你舍得吗?”

    “有什么舍不得的?我要进飞鱼卫不仅会连累你姐夫,就是经业都会受到影响的。”

    安安很是感动,但还是说道:“姐,飞鱼卫去不成,你还是可以留在礼部的。”

    “到时候再说吧!”

    吃过早饭安安见清舒还要去后花园散步,她忙问道:“姐,你昨日不是说要去避暑山庄求见长公主吗?怎么还不动身。”

    “不着急,正在等消息。”

    虽她相信祁向笛不会骗他,可她还是要确认下确保万无一失。不然中间出了差池,她在长公主面前哪还有脸。

    清舒刚到园子,就有婆子来回禀说刘黑子来了。

    将众人屏退两人来到池子边上,清舒问道:“我真被调去飞鱼卫了?”

    刘黑子苦着脸说道:“是。大嫂,那现在可怎么办?老大又不在京城,不然可以让他想个主意。”

    清舒笑了下说道:“不用担心,我这事我能解决好。”

    “大嫂,你可不要逞能啊!大嫂,你还是去求大长公主,求她帮你解决这事。”

    清舒点了下,随后就出门了。

    出了城,林菲嫌马车速度太慢不大声由说道:“苗叔,你快点。”

    清舒闻言却道:“苗叔,慢慢走,我们不赶时间。”

    林菲有些奇怪地看着清舒,这也太淡定了淡定得都让她有些忐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