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1694章 焦点转移,李风!
    “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他要是一出手就毫无保留,花和尚和静虚子怕是根本没机会出手……他让花和尚和静虚子出手,兴许是存了戏虐他的心思。”

    “亏我一开始还以为这徐靖自不量力……却没想到,他已经是中圣境巅峰魔修!”

    “就是!要是他一开始就展现出中圣境巅峰的实力,我们也不会以为他是自大才同时挑战花和尚和静虚子两人。”

    “我觉得这也是他故意的……如果他在和钟顾交手的时候,便展现出中圣境巅峰的实力,花和尚和静虚子就算联手,怕也是未必敢和他一战。”

    “这倒是。如此看来,这个徐靖的心机还真是可怕。”

    ……

    玲珑棋局之内,众人围绕着徐靖的一身修为窃窃私语。

    那腾越府副府主‘任重’,洪涛府二长老‘刘洪光’,以及冲霄府大长老‘徐岑’,如今看向徐靖的目光,都闪烁着几分惊疑。

    魔修,对他们而言并不陌生。

    甚至于,他们也认识不少魔修,且知道魔修的修炼速度比一般的武修、道修要快。

    只是,就算徐靖现在是魔修,只花费了一年的时间,从中圣境初期突破到中圣境巅峰,如此进境,却也是让他们感到一阵心惊胆战。

    这是何等妖孽的进境?

    就算是魔修,他们也没听说过是能在一年的时间里面,从中圣境初期突破到中圣境巅峰。

    “就算是在道武圣地上域那些强大势力之中,怕是也没有几人在一年内提升这么多吧?”

    “这个徐靖,到底是怎么提升的?”

    “是啊。真不知道他遭遇了什么奇遇……只可惜,既然是奇遇,他肯定守口如瓶,而他又是冲霄府少府主,却也不好用强。”

    ……

    任重和刘洪光对视一眼,彼此传音交流。

    对于徐靖在这一年里的进步,他们的心里充满了震撼。

    他们很好奇徐靖在这一年的时间里经历了什么,但他们也知道,就算他们问了,徐靖也不可能告诉他们。

    是人都是自私的,更何况他们还不是冲霄府的人。

    “中圣境巅峰……”

    远处,段凌天看着徐靖,面色也逐渐的凝重起来。

    原本,在领悟至高剑道心法《无上心剑》的第二境界的那一刻,他对于杀死徐靖充满了信心。

    当然,是中圣境后期的徐靖。

    中圣境巅峰的徐靖,即便他领悟了《无上心剑》的第二境界,也不敢说有十足的把握。

    “幸好我及时领悟了《无上心剑》的第二境界……否则,面对中圣境巅峰的徐靖,他不杀我就算好了,我根本不可能杀死他。”

    一念至此,段凌天暗自庆幸。

    不过,段凌天并没有忘记自己的《无上心剑》境界是如何突破的,他看着静虚子先前被杀死的地方,心中喃喃低语,“静虚子,是你的阴阳两仪剑给了我感悟,让我一举领悟《无上心剑》第二境界……”

    “放心,我会杀死他,为你报仇的!”

    喃喃低语到得后来,段凌天的目光落在了徐靖的身上,目光深处闪烁着寒光。

    领悟了《无上心剑》的第二境界,他不惧和中圣境巅峰的徐靖一战。

    当然,想要杀死徐靖,他却是没有十足的把握。

    按照他的估计,如果在不借助任何外力的情况下,他和徐靖的实力,应该相差不大。

    就算他比较强,也强不到哪里去。

    不过,即便如此,段凌天还是要和徐靖一战,因为这是杀死徐靖,为雪奈解除危机的最佳时机。

    如果徐靖在《冲霄榜》排位战以外死了,势必会牵连‘碧波韩府’,那不是他想要看到的,要不然他也不会只身来到这里,参与《冲霄榜》排位战。

    如果说,段凌天一开始想杀徐靖,是因为韩雪奈。

    那么,现在,却也有静虚子的原因。

    虽然,他和静虚子彼此不认识,也没交流过,但静虚子却在无形之间帮了他一把,这对段凌天而言,便是一份人情,需要偿还的人情。

    段凌天,素来不喜欢欠人人情,更何况还是一个亡者的人情。

    所以,他要杀死徐靖,还掉这份人情。

    段凌天的目光,逐渐的坚定了起来。

    “少府主……竟然突破到了中圣境巅峰?”

    与此同时,冲霄府的一行人也沸腾了。

    作为冲霄府之人,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徐靖的‘底细’,也正因如此,他们遭受的震撼更大,直到现在才回过神来。

    当然,这也是因为他们境界不够。

    看人家‘徐岑’,也是冲霄府之人,且是冲霄府大长老,却是已经早早回过神来。

    “他……竟然突破到了中圣境巅峰!”

    徐岑的老脸一阵抽搐,眼中充满了震撼。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一年前还只是中圣境初期的徐靖,是如何在一年后突破到中圣境巅峰的。

    这已经超过了他能理解的范畴。

    当然,虽然这超过了他理解的范畴,却不妨碍他对徐靖的遭遇的‘奇遇’充满向往,“等回到冲霄府以后,一定要联合其他长老和几位副府主,逼迫他说出他遭遇的‘奇遇’……如果那时可以复制的‘奇遇’,岂不是意味着我的实力也将能得到迅速提升?”

    想到这里,徐岑的心头一阵火热,便是因为他那孙子‘徐岑’被杀死而兴起的悲伤,也消退了不少。

    不管如何,反应过来的冲霄府一行人,震撼于徐靖现在的修为的同时,看向徐靖的目光也是多姿多彩。

    “徐靖,我还真没想到,你竟然突破到了中圣境巅峰……想必在场之人,对于你在一年的时间里,从中圣境初期突破到中圣境巅峰一事,都充满了好奇。却不知,你是否能为我们解惑?”

    任重看向徐靖,开门见山的问道。

    虽然知道徐靖不可能说,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

    听到任重的话,刘洪光也看向徐靖,眼中也流露出几分好奇和期待。

    便是以徐岑这个冲霄府大长老为首的冲霄府一行人,以及包括段凌天在内的其他人,也都纷纷看向徐靖。

    梵天寺、纯阳观的一行人,以方丈、观主为首,看向徐靖的目光充满愤怒和仇恨的同时,也流露出几分好奇,明显也对徐靖近一年来的遭遇充满了好奇。

    准确的说,对于徐靖近一年来的遭遇,没人不好奇。

    一年的时间,从中圣境初期突破到中圣境巅峰,这太夸张了!

    远处,跟着徐靖来的那个驼背青年,眼看自家少府主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眼中也流露出几分嘚瑟。

    他在冲霄府虽然没什么地位,但却是唯一一个知道自家少府主‘秘密’的人,当然,他虽然知道,却不敢将这个秘密传扬出去,因为他立过雷罚誓约,如果违背,那他你将会被誓言之劫‘九九雷劫’轰杀。

    “任副府主,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我承认,我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确实有奇遇。只是,这奇遇却是不可复制的,只能成全一人……而我,也就是那个幸运的人。”

    面对四周扫来的目光,徐靖一脸镇定的说道。

    “那就实在是太可惜了。”

    任重闻言,顿时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信了徐靖的话。

    当然,信不信都已经不重要。

    徐靖,在杀死花和尚和静虚子以外,自然又是成为了擂主。

    与此同时,天边的烈日也已经逐渐的西悬,再过两个小时,便又要进入傍晚了。

    徐靖成为擂主以后,现场还是只有几个擂主。

    一个实力比较强的中圣境初期散修,补了上来,成为了最后一个擂主。

    与此同时,又有两个实力不错的中圣境初期武修、道修,击败了徐刚,以及另外一个冲霄府子弟,将其取而代之。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都是感叹。

    花和尚、静虚子,就算实力不如现在的徐靖,但只要不死,名列《冲霄榜》前四肯定没有任何悬念。

    只可惜,他们死了。

    当然,他们之所以觉得花和尚两人名列《冲霄榜》前四没有悬念,也是因为段凌天的存在,当然,准确的说,是段凌天所化名的‘李风’的存在。

    段凌天虽然只出了两次手,但就他轻而易举杀死冲霄府大长老之孙‘徐灿’的那一战,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

    要么,是接近中圣境后期的中圣境中期里面的佼佼者。

    要么,是中圣境后期强者!

    “李风杀死了两个冲霄府子弟,其中一个还是冲霄府大长老之孙……也不知道,这冲霄府少府主‘徐靖’,是否会对李风出手。”

    很快,就有人看了段凌天一眼,紧接着又看向徐靖,喃喃说道。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却还是让不少人听到了。

    顿时,一道道目光掠来,在段凌天和徐靖的身上不断的变幻。

    即便是任岑,如今也是有些期待的看着徐靖,虽然他觉得杀死他孙儿的那个李风在面对徐靖的时候肯定会主动认输,但他还是希望徐靖能挑战李风,挫挫李风的锐气。

    至于李风的命,往后他自然会找机会取。

    即便他加入了‘腾越府’或‘洪涛府’!

    他孙子的仇,他一定会报!

    “他不挑战我,我都要挑战他!”

    察觉到周围的目光,段凌天看向徐靖,暗暗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