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1195章 迷失石林,石歧武帝!
    就这样,真武宗存活了下来,代价是成为‘凌天宗’的附属宗门,每年都要向凌天宗上交大量的极品元石和上品元石。

    离开真武宗,回到凌天宗以后,段凌天去找了张三。

    “从明天开始,接下来一段时间,你将所有的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召集起来……我指点你们一段时间以后,要出一趟远门。”

    段凌天对张三说道。

    张三恭敬应声,表示明白。

    第二天一早,张三便按照段凌天说的,将所有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聚集了起来,让段凌天对他们进行指点。

    一群炼器师和炼药师,都是慕名而来加入的凌天宗,如果不给他们一点‘甜头’,怕是不需要多久就会离去。

    这不是段凌天想要看到的。

    所以,段凌天耐心的指点着他们,甚至于在他们的面前炼器、炼药,没有任何藏私。

    至于能领悟多少,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

    随着时间的流逝,加入凌天宗的一群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也深入了解到了段凌天在炼器一道和炼药一道上的造诣。

    一时间,他们都是心悦诚服,更铁了心留在凌天宗。

    他们相信。

    只要有这位宗主在,只要能得到这位宗主指点,他们在‘炼器一道’和‘炼药一道’上的造诣,必然能得到极大的提升。

    就在段凌天耐心的指点着包括张三在内的一群一品炼器师和一品炼药师的时候。

    在内陆西边的遥远之地,原阴阳宗阳峰护法长老‘云刚’,终于抵达了此行的目的地,一片荒芜的石林。

    这片石林,平时很少人来,就算来了的人,一旦进入,也会迷失其中。

    据说,在这片石林里面,布置了诸多神鬼莫测的‘铭纹之阵’,进入里面的人,很少有活着出来过的。

    只有少数人知道,这片石林,乃是一位强大的‘武帝强者’的修炼之地。

    这片石林,又被称之为‘迷失石林’。

    在这个名为‘迷失石林’的地方修炼的人,除了那位武帝强者以外,还有一些武帝的弟子,以及不少武帝门徒。

    迷失石林的主人,那位武帝强者,尊号为‘石歧武帝’。

    立在迷失石林的附近,云刚不敢再深入,他看着前方的石林,恭声说道:“阴阳宗阳峰太上长老‘云刚’,求见阳春大人。”

    阳春大人!

    云刚此话一出,石林之中,凭空出现一道身影,一个身穿灰衣的老人。

    “你找阳春师兄?”

    灰衣老人看着云刚,面无表情的问道。

    “是。”

    云刚连忙应声,不敢怠慢。

    他知道,如今站在他眼前的灰衣老人,正是一位‘武帝门徒’。

    武帝门徒,放眼武帝麾下,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甚至有很多武帝门徒连自己甘愿追随的武帝的面都没见过。

    武帝麾下,地位最高的无疑是‘武帝亲传弟子’。

    武帝亲传弟子,都是武帝亲自挑选出来的天才强者,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极其惊人的实力,大多都是站在武皇境巅峰的存在。

    即便不是站在武皇境巅峰的存在,他们也必然是同龄之人中的翘楚。

    这里说的‘同龄之人’,说的是整个云霄大陆的同龄之人。

    包括异类。

    武帝亲传弟子,经常可以见到武帝,得到武帝的指点。

    武帝亲传弟子之下,还不是武帝门徒,而是‘武帝弟子’。

    武帝弟子,偶尔能远远的见到武帝,但却得不到武帝的指点,甚至于可能连武帝都认不出他们是谁。

    这些武帝弟子,归武帝亲传弟子管,武帝亲传弟子心情好的时候,也会稍加指点他们一番。

    而在武帝弟子之下,才是武帝麾下地位最为卑微的‘武帝门徒’。

    武帝门徒,说好听一点,是武帝麾下的门徒。

    说难听一点,就是给武帝打杂的。

    就像如今出现在云刚眼前的这个灰衣老人,便是武帝麾下一个负责看门的‘武帝门徒’。

    然而,武帝门徒的地位,在武帝麾下虽然卑微,但放在外面,却无人敢小觑,更别说是主动招惹他,乃至杀他。

    武帝门徒,再怎么说,他也是武帝强者麾下的存在,即便只是一个打杂的、看家护院的。

    能和武帝强者牵扯上关系的,没人敢小看,没人愿意招惹。

    即便他只是一个武帝门徒。

    “你稍等,我去通知阳春师兄。”

    得知云刚是来找阳春的,灰衣老人倒也不满怠慢,对云刚点头以后,便又返回石林,消失在云刚的眼前。

    阳春,虽然不是武帝亲传弟子,但好歹也是武帝弟子。

    不管是实力还是地位,都远在他之上。

    灰衣老人离开以后,云刚立在空中,耐心的等待。

    如今,前方近在眼前的石林,对他而言,无异于洪水猛兽,让得他不敢越雷池半步。

    “以后,我也将可以步入这个地方,成为‘武帝门徒’。”

    不知何时,云刚的嘴角上泛起一抹笑容,灿烂的笑容。

    就好像已经看到了自己成为武帝门徒的一幕。

    时间悄然流逝。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但云刚却还是一如先前,很有耐心的等待着。

    呼!

    突然,前方传来一阵轻微的风声,吸引了云刚的目光。

    当云刚抬起头,一道身材中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是一个身穿绿衣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有着一双虎眉,不怒自威,自现身以后,便紧紧的盯着他。

    “云刚?”

    中年男子先是皱起眉头,随即舒展开来,似乎对云刚有些印象。

    “阳春大人!”

    面对中年男子的随意,云刚却是不敢怠慢,恭敬欠身行礼,“我是云刚,原阴阳宗阳峰护法长老,曾经有幸见过阳春大人您一面。”

    “原阴阳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中年男子,也就是石歧武帝麾下的武帝弟子‘阳春’,在听到云刚的话以后,难免有些疑惑。

    “阳春大人,阴阳宗已经不复存在。”

    云刚叹道。

    “阳宏呢?”

    对于阴阳宗是否存在,阳春似乎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阳宏’,他那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峰主他……死了。”

    在阳春的目视下,云刚深吸一口气以后,方才叹道。

    死了。

    短短的两个字,落入阳春的耳中,却犹如炸雷,震得阳春脸色大变。

    他和阳宏,自小便不和,一直持续到今日。

    然而,就算再不和,他和阳宏终究是亲兄弟,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而现在,他听说自己的亲弟弟死了。

    “谁?”

    阳春的语气低沉,询问着云刚。

    他虽然只问了一个字,但意思却很明显,他想知道是谁杀死了他的亲弟弟,阳宏。

    在得知阳宏死了以后,阳春心里对阳宏的那一丝不满,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感伤。

    那是他的弟弟,血脉相连的亲弟弟。

    “是一个名叫‘段凌天’的人。”

    云刚又道。

    “详说。”

    阳春面容冷漠,沉声开口,夹杂着毋庸置疑的语气,语气之间,俨然还充斥着几分怒意。

    见此,云刚的目光不易察觉的亮起。

    他知道,他猜对了。

    阳春,虽然和他的亲弟弟‘阳宏’不和,但在阳宏死后,却也是不再计较过去和阳宏的矛盾,一心想要为阳宏报仇。

    “是。”

    云刚恭敬一声,随即一字不漏的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说出,没有任何隐瞒。

    因为他知道,就算他隐瞒也没用。

    以眼前这位的手段,迟早能知道一切的真相。

    他要是隐瞒了,反而会弄巧成拙。

    “段凌天?”

    阳春喃喃低语,眼中含光四射,择人而噬。

    同一时间,他的目光落在云刚的身上,“你很好,想了这个办法让他留下来……等我为我那不中用的弟弟报了仇以后,我可以满足你一件在我力所能及之内,且我又不会为难的事。”

    “阳春大人,我想成为‘石帝’麾下的武帝门徒。”

    云刚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石帝,石歧武帝的简称。

    石歧武帝,便是眼前这一片‘迷失石林’的主人,阳春,是他名义上的弟子。

    “这个简单。”

    阳春淡淡说道:“只要我为我那不中用的弟弟报了仇,我保你能成为武帝门徒!”

    “多谢阳春大人。”

    云刚闻言,脸上笑开了花。

    “你在这稍等片刻,待我处理一些事,然后便随你去那‘凌天宗’!”

    这时,阳春跟云刚说了一声,随即身形隐没在‘迷失石林’里面。

    没多久,阳春来到迷失石林里面的一座石屋之前,石屋由石林里面的巨石掏空而成,看起来很有特色。

    “周师兄。”

    阳春恭敬对着石屋招呼。

    呼!

    而就在阳春话音刚落的时候,在阳春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这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面容冷峻,目光凌厉,无形之间给人带来莫大压力。

    面对黑衣青年,阳春弯着的腰不敢立起。

    他虽说是武帝弟子,但在眼前之人的面前,却什么都算不上。

    甚至于,就算对方杀了他,也不会有什么事,不会被‘石歧武帝’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