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1159章 重赏
    云长老,原阳峰护法长老‘云刚’。

    “什么时候发现他不见的?”

    段凌天一脸平静,波澜不惊的问道。

    “三天前,宗主您让我们和云长老带人去凌天峰北边开掘‘修炼之地’,我们便和云长老暂时分开……现在想想,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便没有再见过云长老。”

    游平说道:“今天一早,我询问当初和云长老一起的长老、弟子,他们都说三天前云长老带着他们和我们分开以后,就独自离开了。”

    “我们一早找遍了凌天峰,都没能发现云长老的行踪。”

    游安也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在三天前就离开了……离开了凌天峰,离开了凌天宗!”

    段凌天眼中精光一闪,继而问道:“你们可知道云刚和阳宏是什么关系?”

    “阳宏是上一代阳峰峰主的亲传弟子,而云刚是上一代阳峰峰主的师弟……阳宏,称呼云刚为‘师叔’。”

    游平说道。

    段凌天点了点头,“看来,打从一开始,他就没打算留下来……他一直顺着我,其实只是想让我放松警惕。他,早就准备离开。”

    “宗主,那现在怎么办?云刚若是离开,会不会对我们凌天宗不利?”

    游安问道。

    “就他?还没那个本事!”

    段凌天双眼眯起,寒光一闪而逝。

    “他应该三天前就走了,现在去追也是来不及了……你们随我去凌天峰北边。”

    段凌天话音刚落,人直接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现,已是在极远之处。

    游家兄弟反应过来,第一时间就跟了上去。

    “我也去看看。”

    这时,熊全也从不远处半山腰的一个木屋中走出,跟了上去,“少爷肯定是去布置那座大型的‘铭纹之阵’了。”

    嗖!嗖!

    熊全刚动身,又两道身影自两个方向掠来,跟了上去。

    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

    一个身穿金袍的老人。

    正是‘凤天舞’和‘金煞’。

    再次来到凌天峰北边一侧的时候,段凌天发现已经有很多人在,这些人,都是原阴阳宗阳峰的长老、弟子。

    “宗主来了!”

    “宗主来了!”

    ……

    段凌天到来的消息,很快由段凌天附近的一些人传开。

    不一会儿,待在整个凌天峰北边的人纷纷御空而来,黑压压一片,遥遥的对着不远处的那一道紫色身影行注目礼。

    原阴阳宗阳峰的人,除了云刚以外,几乎齐聚一堂。

    呼!呼!呼!

    很快,段凌天的身后除了游家兄弟以外,又多出了三人,正是跟过来的凤天舞、熊全和金煞三人。

    呼!呼!呼!呼!呼!

    ……

    一阵阵风啸声传来,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只见一群身穿白衣的女子飞掠而来,她们自凌天峰南边方向而来,明显是来凑热闹的。

    这些女子,正是原阴阳宗阴峰的弟子。

    “宗主!”

    便是罗萍这个原阴阳宗阴峰的副峰主,如今也来了,恭敬的跟段凌天打过招呼后,立在了段凌天的身后。

    一阵阵凛冽的寒风不停的吹过,吹得包括段凌天在内的所有人身上的衣袍不约而同的猎猎作响,一些修为较低的人,更是被吹得眯起了双眼。

    “别的废话我就不多说了。”

    段凌天环视着眼前黑压压一片的人群,面容肃穆,洪声开口,“今日,我便履行三天前许下的承诺,让凌天峰北侧自此不再受寒风侵袭!”

    履行承诺!

    段凌天此话一出,众人目光大亮的同时,一脸的期待。

    他们都想看看,他们凌天宗这位年轻的宗主,到底是如何布置他口中那座夸张至极的大型‘铭纹之阵’的。

    只可惜,他们注定看不到了。

    嗖!

    随着段凌天抬手,一指弹出,一枚‘上品元石’迅疾射出,摧枯拉朽般没入凌天峰北侧的一处山壁,消失不见。

    哗!

    几乎在上品元石消失的瞬间,众人只觉得耳边传来一声轻响,声音不大,却仿佛能让他们的灵魂为之一颤。

    “这……这……”

    紧接着,在一众凌天宗长老、弟子呆滞的目光下,一层半透明光罩仿佛自凌天峰北侧山壁之内脱体而出,不断的往外膨胀。

    光罩所过之处,自北边吹过来的凛冽寒风被推了出去。

    光罩不断膨胀,直到笼罩整座凌天峰北侧山壁,方才停歇下来,同时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前,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然而,以半透明光罩消失的地方未界,从北边出来的寒风却是完全被隔离在外,再也吹不进来。

    一时间,随着寒风消失,包括段凌天在内,所有人身上的衣袍停止掠动。

    “这……这样也行?”

    “不可思议!不可思议!”

    “这就是宗主三天前说的大型‘铭纹之阵’?他什么时候布置好的?”

    “昨天,不少人看到宗主在我们这边到处游走,频频丢什么东西穿透山壁,镶嵌在山腹里面……现在看来,那个时候,他就是在布置铭纹之阵。”

    “昨天?那岂不是说,宗主只花了一天的时间,就布置好了这座大型的‘铭纹之阵’?”

    ……

    随着一群凌天宗弟子被震撼,他们很快又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们的宗主,布置如此大型的‘铭纹之阵’,只用了一天的时间!

    “看来,我们的这位宗主除了是一位武道强者,还是一位出色的‘铭纹大师’。”

    不少凌天宗弟子一阵惊叹。

    那些年轻的女性弟子,更是双目含春,对着段凌天暗送秋波。

    “哼!”

    然而,随着一声冰冷至极的哼声传来,却让得她们只觉得一阵不寒而栗,慌忙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段凌天。

    却是段凌天身后立着的凤天舞冷哼一声,冷着一张脸扫了一群年轻的女性弟子一眼。

    她冷哼的同时,武皇强者的气势随之席卷而出,这才压得一群年轻的女性弟子不敢抬头。

    凤天舞的作为,更像是在宣示着自己对段凌天的绝对主权。

    “她是宗主夫人?”

    “应该是。要不然,我们看宗主,她又岂会如此不满。”

    “宗主夫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呐。看来,以后我们就算见到宗主,也只能望而兴叹了。”

    ……

    一群年轻女性弟子私底下窃窃私语。

    她们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之人,大多都是修为高深之辈,耳力惊人,将她们之间的窃窃私语听得一清二楚。

    “宗主夫人?”

    一时间,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齐刷刷看向了凤天舞,让得凤天舞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听到一群年轻女弟子的话,凤天舞的脸上就已经有些发烫。

    如今,被这么多人盯着,她虽然表面上尽可能保持着平静,但心里却是丝毫不平静,只觉得自己宛如浪涛中的孤舟,随时有翻船的风险。

    “宗主真是好福气!不管是这位宗主夫人,还是他的那两位未婚妻,无一例外都是人间绝色。”

    “是啊,宗主的艳福太好了。”

    “做人若能如宗主一般,此生无憾!”

    ……

    很快,不少男弟子又看向段凌天,一脸的羡慕。

    “如今,本宗主对你们的承诺也兑现了,你们也有新的修炼之地了……”

    段凌天的目光在一群男性长老、男性弟子身上掠过以后,又看向一群女性长老、女性弟子,目光陡然一凝。

    “凌天宗弟子听令!”

    段凌天刚才听似没有说完一句话,成功吸引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后,他再次开口,高喝出声。

    一时间,聚精会神看着段凌天的所有人,心里莫名一颤,精神随之紧绷起来。

    “从今天开始,罗萍、游平和游安,为我凌天宗副宗主,平时宗门内的大小事务,都由他们三人负责处理,你们务必听从他们的命令。”

    段凌天洪声说道。

    “是。”

    一时间,在场的凌天宗弟子纷纷恭敬应声。

    “多谢宗主器重。”

    罗萍、游平和游安三人闻言,目光陡然一亮,连忙向段凌天躬身道谢。

    “罗萍,游平,游安……你们三人,即日起,负责向外传递消息,便说阴阳宗被‘凌天宗’取代,有了新的宗主。本宗主的名字,你们一并传扬出去。”

    段凌天看向罗萍三人,接着下令。

    “是。”

    罗萍三人恭敬应声。

    “另外,你们即日派遣认得出可儿和李菲的宗门弟子,出外搜寻她们二人的行踪……”

    段凌天再次下令道。

    “但凡搜寻到她们行踪的宗门弟子,本宗主将赐予他一件增幅九成力量的‘一品灵器’,一瓶纯度九成以上的‘一品回生丹’!”

    段凌天下令过后,又许下了重赏。

    一时间,全场死寂。

    一品灵器!

    一品回生丹!

    这两样东西,对凌天宗的普通长老、弟子而言,无疑都是极其珍贵之物。

    只有如罗萍、游平和游安这个级别的宗门高层,才不缺这些。

    然而,那也只是普通的‘一品灵器’和‘一品回生丹’。

    “我……我没听错吧?宗主刚才说的是,可以增幅‘九成’力量的一品灵器?”

    很快,有人反应过来,有些呆滞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