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1106章 来者不善
    “天舞小姐!”

    眼看凤天舞受伤,陆睿和身边的三个老人纷纷色变。

    再怎么说,这位也是他们陆家段长老的红颜知己,这会儿在他们面前受伤,让他们如何跟段长老交代?

    与此同时,原本立在凤天舞身旁的‘熊全’,在凤天舞受伤以后,也是脸色大变,怒视绿衣中年,冷喝道:“你找死!”

    刹那间,因为愤怒,他身上的元力暴涨而起,宛如化作一股将他完全笼罩在内的乳白色剑形火焰,散发出一阵阵凌厉的气息。

    哗!

    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汇聚成天地异象。

    一千一百二十头远古角龙虚影。

    九重高阶剑之意境,堪比一千头远古角龙之力!

    洞虚境九重,元力全爆,堪比一百二十头远古角龙之力!

    这,便是熊全现在的全部实力。

    “你找死!”

    原本,在看到熊全对绿衣中年如此冷喝出声的时候,包括绿衣中年在内,还有程贺等人,脸色都变得有些凝重。

    对他们而言,不管是红衣女子,还是这个中年男子,都是生面孔。

    而现在,这个中年男子竟敢对着将红衣女子重伤击退之人冷喝出声,在他们看来,他应该也是有点实力。

    可能不比红衣女子弱。

    然而,当看到眼前中年男子头顶虚空之上出现的天地异象时,他们却是忍不住面面相觑,一脸古怪。

    他们原以为的‘强者’,竟然是一个连‘虚境巅峰’的门槛都没有摸到的人。

    “蝼蚁!”

    刚刚击伤凤天舞的绿衣中年,也就是时刻尾随在程贺身后的‘冷迟’,口中吐出两字的同时,身形一动,彻底消失在熊全的眼前。

    轰!

    就在熊全头皮发麻,意识到自己可能大祸临头的时候,一声巨响自他身前不远处传递开来,滚动的气浪扩散,再次掀起了一阵阵狂风。

    同一时间,熊全只觉得自己好像身处风暴中心,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浪冲击得飞了出去。

    当他咬牙切齿,勉强在百米外站定以后,第一眼就看到一道苍老年迈的背影出现在他的眼前,拦下了冷迟。

    冷迟,距离他刚才所在的地方,不过十余米之遥。

    刹那间,一股冷意从熊全的脚底往上窜,转眼冲上了他的脑门,让得他的身体没来由的一颤。

    不知何时,他的额头上冒出冷汗。

    他知道。

    要不是眼前的这位老人及时出手拦下冷迟,他已经死了。

    “以我现在的实力,何时才能帮上少爷?”

    这一刻,熊全的心里充满了难言的苦涩,在眼前这些来找少爷麻烦的人面前,他什么都做不了。

    “老家主。”

    就在冷迟对熊全出手的时候,陆家家主‘陆睿’,陆家三大护法长老纷纷色变,第一时间飞身而出,想要去救熊全。

    但他们的速度却远不及冷迟,再加上冷迟距离熊全比较近,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熊全身陷生死危局。

    “他是段长老的人,他要是死了……我们如何和段长老交待?”

    就在他们以为熊全必死,心里生出这么一个念头的时候。

    形势陡变!

    他们陆家第一强者,陆家老家主‘陆俅’现身,拦下了冷迟,救下了熊全。

    陆俅拦下冷迟以后,冷迟也拿他没办法,飞速后退,退回了程贺的身后。

    嗖!嗖!嗖!嗖!

    这时,陆家家主,还有陆家的三大护法长老也都到了陆俅的身边,和他并肩而立。

    “老家主。”

    紧接着,四人恭敬向陆俅行礼。

    陆俅对四人点了点头,随即却是看向程贺等人,目光在程贺等人的身上一一掠过。

    “欧家主,莫会长……你们远道而来,却不知所为何事?”

    最后,陆俅的目光,定格在程贺身边的中年男子和金袍老人的身上,语气尽可能平静的问道。

    听到陆俅的话,陆睿和陆家三大护法长老纷纷色变。

    欧家主?

    莫会长?

    在北陵之地,乃至整个南外陆,能让他们老家主如此称呼之人,似乎也就只有两人。

    北陵欧家家主,欧烈。

    南外陆炼器师公会总会会长,莫介。

    紧接着,他们顺着陆俅的目光望了过去,只一眼,就看到了两道对他们而言极其熟悉的身影。

    “欧烈!”

    “莫介!”

    看到如‘刀’般立在那里的中年男子,以及那个身穿一袭禁炮的老人,陆睿四人的脸色一时都有些难看。

    “陆俅,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今日,你们陆家将段凌天交给程贺,我和陆家还是朋友。”

    莫介看向陆俅,眸子一闪,不紧不慢的说道。

    朋友?

    莫介此话一出,陆家五人下意识一愣。

    片刻,陆俅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看向莫介冷笑道:“那你这个朋友,我们陆家还真是高攀不起!”

    陆睿四人回过神来,也是一个个面露愤怒。

    这个莫介,都欺负到他们陆家头上了,还有脸说是他们陆家的朋友?

    “既然如此,那今日开始,陆家和我莫介之间,再无情分!”

    听到陆俅的话,莫介的语气冷漠了几分。

    跟在他身后的蓝衣老人,身上蓝衣无风自动,一双寒光闪烁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陆俅,仿佛随时准备对陆俅出手。

    “欧家主,你这次来……也是想帮程贺,从我们陆家带走段长老?”

    陆睿一双眸子闪烁着精光,看着欧烈问道。

    欧烈看了陆睿一眼,淡淡点头。

    “放肆!”

    陆睿脸色一沉,第一时间就对着欧烈劈头盖脑骂了一句。

    放肆?

    听到陆睿的话,不只是欧烈愣了,就算是程贺、莫介,以及跟在他们身后的两人也是忍不住一愣。

    “陆家主,陆老家主。”

    很快,欧烈回过神来,淡淡的看了陆睿和陆俅一眼,“你们陆家和我们欧家同为‘北陵之地’传承了万年的两大家族,万年来恩怨不断,但更多的算是世交……”

    “今日,我来你们陆家,只为帮程贺长老带走他要的人……至于陆家,我和我身后的欧家都无意得罪。”

    欧烈语气平静的将话说完。

    “好一个无意得罪!”

    陆睿冷笑,“欧烈,在你要帮程贺带走段长老的时候,就已经站在了我们陆家的对立面……从今往后,陆家,和欧家势不两立!”

    势不两立!

    陆睿的声音,传递开来,锵锵作响。

    一时间,陆家府邸中不少人都听到了陆睿这话。

    “是家主的声音!”

    “家主好像在说我们陆家和欧家势不两立!”

    “这来势汹汹,让段长老滚出去的人,难不成是欧家的人?”

    “有可能。”

    ……

    一时间,陆家府邸上下议论纷纷,不少陆家长老和陆家子弟更是踏空而起,但他们只敢远远的观望,不敢靠近。

    谁知道一会儿那边会不会打起来。

    一旦打起来,那就是‘武皇强者’之间的战斗,力量撞击时滚动而出的气浪,都足以将他们轰飞出去,乃至伤了他们。

    “陆睿!让陆家和我们欧家势不两立……这么大的决定,应该不是你能决定的吧?”

    听到陆睿的话,欧烈淡淡问道。

    与此同时,他的目光落在立在远处的陆俅身上,“据我所知,在陆老家主的面前,你似乎还没有资格为陆家下这样的决定。”

    欧烈开口之时,一脸平静,不喜不怒。

    但他的话中,却明显夹杂着几分讽刺,讽刺陆睿这个家主名不副实。

    “哈哈……欧家主,你以为谁都能像你一般,完全掌控整个家族吗?”

    程贺大笑,面露讽笑的看了陆睿一眼,“有些人,虽是家主,却没有绝对的话事权……这样的人,在我眼里,不过是傀儡一个!”

    “程会长,你说话永远都是这么直接……某些人,再怎么说也是一家之主,有头有脸的人物,你这样当众讽刺他,似乎有些不太好吧?”

    莫介跟着笑道。

    只是,看他嘴角浮现的揶揄,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为陆睿说话的人该有的。

    他的语气间,更多的是在添油加醋,进一步讽刺陆睿。

    陆睿脸色忽青忽白,眼中寒光闪烁。

    “谁说陆睿没有资格为陆家下决定?”

    这时,陆俅表态了,冷笑道:“在我将陆家‘家主’之位交给陆睿的那一刻起,他就是陆家至高无上的‘家主’!”

    “他的话,就代表着陆家的意志!”

    陆俅言辞凿凿,为陆睿这个陆家家主正名。

    一时间,陆睿的脸色缓和下来,眼中流露出几分感激,感激陆俅帮他解围。

    “另外,今日之后,我陆俅除了守护陆家和陆家的利益以外,不会再过问陆家的任何事!”

    很快,陆俅再次表态,让其他人没办法再以这个讽刺陆睿。

    “陆家的家务事,你们想让我们管我们还不想管……今日,我们来不为和陆家为敌,只为带段凌天走!”

    程贺跨前一步,直视陆睿,“既然陆家主在陆家已经有着绝对的话事权……那么,就请陆家主给我们一个答复!”

    程贺话音刚落,欧烈和莫介跟着踏前一步,站在了他的身旁,看向陆睿。

    一同给陆睿施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