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1061章 黄淳
    三个中年男子,无一例外,全部被段凌天身上席卷而出的力量轰飞了出去。

    “哇!!”

    “哇!!”

    ……

    紧接着,三人齐齐被段凌天的力量震伤,脸色涨红的连吐几口淤血。

    缓过气来以后,他们再次看向段凌天的目光,除了愤怒以外,还夹杂着几分惊恐和忌惮。

    他们万万没想到。

    这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紫衣青年,竟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震飞、震伤他们,只在转眼之间,让他们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虚空之上的天地之力也没来得及引动,更别说是汇聚出天地异象。

    他们知道。

    这个年轻人的实力,远胜他们!

    “给你们三个呼吸的时间,从我眼前消失……否则,死!”

    段凌天声冷如冰,淡漠开口。

    顿时,三个中年男子脸色大变,慌忙转身逃遁,转眼就落入了前方的建筑群,也就是‘北陵陆家’的驻地。

    他们,明显也是为了这一次北陵陆家举行的‘炼药师大赛’而来。

    “呼!”

    三人离去后,段凌天身体不易察觉的一颤,忍不住松了口气。

    刚才的那一刹那,他甚至有一种杀死那三个中年男子的冲动,那是‘封魔碑’留下来的后遗症发作,关键时刻被他强行压了下来。

    这时,看到刚才一幕的人,都不敢再靠近段凌天附近,更别说是去打量躺在冰棺里面的凤天舞。

    “熊全,我们也过去。”

    段凌天招呼熊全一声,带上冰棺,一路往前方的那一片建筑群而去,顺着人流进入了建筑群西边,落入了一座广阔的场地。

    这一片广阔的场地,又分为两个区域。

    其中一个区域,靠近一排宏伟的宫殿建筑。

    另外一个区域,便是靠外的一片场地,稀稀落落站着不少人。

    包括段凌天,还有那些落空而下的人,十之**都站在靠外的场地中。

    段凌天看到。

    在靠近宫殿建筑的那个区域,一张张桌子摆放在那里,连成一片。

    另外,每张桌子上都放着相同的药材。

    “那‘炼药师大赛’,应该就是在这里举行。”

    这一点,段凌天不难看出。

    “嗯?”

    突然,似是察觉到了什么,段凌天微微转过头来,看向不远处。

    那里,三个中年男子正看着他。

    眼看他看过去,三个中年男子纷纷移开了他们的目光。

    但在看过去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三人目光中充斥的愤怒和仇恨。

    三个中年男子,段凌天并不陌生,正是之前在外面被他震伤的三人。

    只看了三人一眼,段凌天就收回了目光。

    三个化虚境一、二重武者,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威胁。

    远处,三个中年男子收回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后,彼此间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惊恐和忌惮。

    “他也是来参加‘炼药师大赛’的?”

    其中一人缓缓开口,略显压抑的声音中,俨然夹杂着几分怒意。

    “应该是。”

    另一人点头。

    “这么说来?他是人类?不是‘妖’?”

    最后一人眉头皱起。

    原本,在见识到那个紫衣青年的实力后,他还以为对方是‘妖’。

    只因为对方实在是太年轻了!

    看起来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身实力远胜他们,一身修为疑似在‘化虚境四重’以上。

    就算是他们‘北陵之地’的欧、陆两家中,专注于武道修炼的最出色的青年强者,也远没有这么可怕的天赋。

    欧、陆两家,半数以上之人,专注于‘炼器一道’和‘炼药一道’。

    剩下的那一部分人,因为天赋所限,不能成为炼器师、炼药师,便只能专注于武道,提升一身修为,守护各自所在的家族。

    欧家、陆家,分别是‘炼器师家族’和‘炼药师家族’,传承万年之久,积累的修炼资源就算比起‘一流势力’也差不了多少。

    所以,欧、陆两家专注于武道修炼的子弟,在如此庞大修炼资源的栽培下,实力自然不会差。

    “如果他真的是来参加‘炼药师大赛’的……那他应该是人类。妖,几乎不可能成为炼药师!这是云霄大陆上的铁律。”

    三个中年男子再次彼此对视一眼,一时都从各自的眼中看到震惊。

    这样一个年轻人,拥有一身远超他们的修为,已经让他们感到莫名震惊。

    现在,得知对方很可能和他们一样,也是来参加‘炼药师大赛’的炼药师。

    一时间,他们忍不住震撼莫名,心情激荡,久久难以平复。

    “或许他是陪他身边的那个中年男子来的。”

    三人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段段凌天是来参加‘炼药师大赛’的,很快,其中一人猜测道。

    “有可能。”

    另外两人也都点头,他们也希望真是如此。

    毕竟,他们先前的猜测,在他们看来,实在是太过令人匪夷所思,他们都觉得那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姚亮,你不是说北陵陆家这次举行的‘炼药师大赛’的几个裁判之一,是你的表叔吗?”

    突然,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看向另一个身穿绿衣的中年男子,目光一亮,“要不然,你跟你表叔打声招呼……让他直接淘汰跟那家伙在一起的那个‘炼药师’?”

    说到后来,他看向立在远处的紫衣青年身后的中年男子,嘴角泛起一抹若隐若现的冷笑。

    被他盯上的,自然就是段凌天身边的‘熊全’。

    现在,他只以为段凌天是陪熊全过来参加‘炼药师大赛’的,只以为熊全才是炼药师。

    “是啊,姚亮,只要你表叔一句话,他们马上就要滚蛋!”

    另一个中年男子也看向绿衣中年,面露期待。

    “放心。一会等我表叔出来,我就跟他说……那家伙敢伤我,我就让他陪同而来的那人,连参与炼药师大赛‘初赛’的资格都没有!”

    绿衣中年双眼眯起,一脸自信的说道。

    紧接着,三人都笑了起来,得意的笑。

    三人的阴谋,段凌天自然是不知情。

    当然,就算知情,他也不会在意。

    “也不知道,这北陵陆家当代是否有‘一品炼药师’。”

    段凌天心里一动,对此颇为好奇。

    紧接着,他眼中的余光掠过不远处的一个中年男子,顿时面带微笑的看了过去,“这位大哥,我有件事想向请教你一番。”

    “请说。”

    中年男子早就注意到段凌天,段凌天身边悬浮着的冰棺实在太过于显眼,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我刚到‘北陵之地’不久,只知道‘陆家’是北陵之地最强的两大势力之一,也知道在陆家的历史上出现过十几位‘一品炼药师’。”

    段凌天看着中年男子,开门见山的问道:“却不知,陆家当代可有‘一品炼药师’?”

    “没有。”

    中年男子本以为段凌天要问他什么,却没想到是这么简单的问题,顿时摇头说道:“陆家当代并没有‘一品炼药师’……就算是陆家的上一位‘一品炼药师’,都要追朔到九百年前。”

    “原来如此。”

    段凌天恍然,随即对中年男子微微一笑,“多谢大哥指点。”

    “兄弟不用客气。”

    中年男子回予一笑,随即目光落在段凌天身边悬浮的冰棺上,有些好奇的问道:“兄弟,却不知这冰棺里面的女子……”

    “她是我的未婚妻!”

    没等中年男子说完,段凌天已经看向冰棺内躺着的凤天舞,一脸温柔的说道。

    几乎在同一时间,目光专注的盯着凤天舞那绝美的脸颊看的段凌天,并没有发现,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凤天舞右手轻微的动了一下。

    动作很轻,转眼又恢复了平静。

    这一切,不只是段凌天,就算是包括熊全在内的其他人也都没有发现。

    躺在冰棺里面的凤天舞,刚才就好像是听到了段凌天的话一般。

    “兄弟好福气。”

    中年男子这时也看清了冰棺内躺着的凤天舞的绝世容颜,一脸羡慕的说道。

    段凌天礼貌的回予一笑。

    “我叫黄淳,不知道兄弟如何称呼?”

    中年男子问道。

    “段凌天。”

    段凌天回道。

    “好名字!“

    黄淳言语之间,丝毫不吝啬赞美之言,随即又看向熊全,“这位怎么称呼?”

    “我叫熊全。”

    熊全对黄淳点了点头。

    “凌天兄弟和熊全兄弟也是来参与‘炼药师大赛’的?”

    黄淳又问。

    “我不是炼药师。”

    熊全摇头。

    “这么说来,熊全兄弟是陪凌天兄弟来参加‘炼药师大赛’。凌天兄弟真是年轻有为,年纪轻轻,就已是‘六品炼药师’,他日前途必然不可限量。”

    黄淳赞道:“以凌天兄弟你在如此年纪就成为‘六品炼药师’的天赋,这次成为北陵陆家的外姓子弟,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

    六品炼药师,是参加‘炼药师大赛’的最低门槛。

    所以,黄淳猜测段凌天应该是六品炼药师。

    至于更高品级的炼药师,他不敢想。

    段凌天在如此年纪,能成为六品炼药师,已经让他源自心底感到莫名震撼。

    这样的炼药师天赋,已经算得上是‘妖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