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924章 赤月派的挑衅
    “走!”

    随着五行宗宗主‘郭冲’一声轻喝,带着包括段凌天在内的一行五行宗之人,继续往前飞掠而行。

    很快,众人来到一片丘陵遍布的丛山之中,这片丛山占地面积之广阔,仿佛一望无际。

    “那边有人!”

    突然,一个五行宗弟子惊呼出声,似是发现了什么。

    顿时,众人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眼就看到自远处飞掠而来的一群人,对方速度飞快,片刻就到了他们的前方。

    对方同样发现了他们,一一顿住了身形,与他们对峙。

    这些人加起来,一共有二十四人,一个中年男子,三个老人,还有二十个年纪不超过四十岁的青年男女。

    除了中年男子一身便装,不管是三个老人,还是那二十个青年男女,身上都穿着一袭镶着金边、铜边的红袍。

    三个老人穿的是镶着金边的红袍,二十个青年男女穿的是镶着铜边的红袍,他们胸口处的徽章,俨然是一轮赤红色的皎月。

    “制式服装?”

    段凌天眉头一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苍狼堡’。

    苍狼堡的一群副堡主,还有那些苍狼堡弟子,平时都身穿类似的制式服装。

    “苍狼堡……我们之间的账,迟早要算上一算。”

    想到苍狼堡,段凌天眼中泛起一抹腥红。

    当初被苍狼堡五大副堡主追杀,塔木为他挡下一击而死的一幕幕情景,历历在目。

    血债,血还!

    “是赤月派的人!”

    段凌天的耳边,传来了一阵噪杂的声音,却是不少五行宗弟子开始窃窃私语。

    “赤月派?”

    段凌天看着眼前一群人胸口上的‘赤月徽章’,恍然大悟。

    赤月派,他并不陌生。

    当初还在流云镇‘叶家’的时候,叶萱就曾经跟他提起过‘赤月派’。

    所以,他知道‘赤月派’是和‘五行宗’同为北漠以东区域三大势力的存在。

    论实力,不下于五行宗。

    “任掌门。”

    郭冲看向为首的中年男子,淡淡打了声招呼,“真没想到,你们‘赤月派’也收到了消息。”

    “这个身穿一身便装,身材中等,容貌普通的中年男子,正是赤月派的掌门‘任吉’……一身修为,据说早已步入了‘虚境巅峰’。”

    段凌天看向中年男子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正是沈伟在元力凝音告诉他中年男子的身份。

    “我也没想到,你们五行宗的消息这么灵通……不过,那武帝强者留下来的‘秘藏’,却是有能者得之。”

    任吉淡淡扫了郭冲一眼,说到后来,顿了一顿。

    他那凌厉目光,一一扫过段凌天等二十个五行宗青年弟子,最后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嗤笑一声:“郭宗主,看来你们五行宗当代青年一辈真的是没人了……这样小的毛头小子,是不是应该留在家里喝奶才对?”

    “哈哈哈哈……”

    任吉此话一出,他身后的三个老人,还有那二十个青年男女都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嘲弄之意。

    “掌门说得没错,这样的毛头小子,就该留在家里喝奶!”

    “看他的年纪,也就二十五岁左右……这样的废物,是要进‘武帝秘藏’去送死的吗?”

    “或许,他觉得死在‘武帝秘藏’里面,是一件很光荣的事。”

    ……

    不少赤月派弟子肆意的议论、讽刺着段凌天,声音刻意抬高,有心配合他们赤月派的掌门,让五行宗难堪。

    羞辱!

    **裸的羞辱!

    段凌天脸上虽然依旧保持着平静,但他那一双眯起的双眼,却闪烁着慑人的寒光,无形间说明他现在的心情。

    他的目光,紧紧锁定讽刺他讽刺得正欢的那几个赤月派弟子。

    只要找到机会,他会对着几人痛下杀手,绝不留情!

    他的尊严,不容任何人践踏。

    喝奶?

    郭冲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

    北漠以东区域的三大势力,本就水火不容,如若哪一个势力有实力灭掉另外两个势力,绝对不会等到第二天才出手。

    可郭冲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今日这样的场合下,赤月派掌门竟如此不顾脸面,刚一见面,就讽刺他五行宗的弟子。

    “任掌门,你堂堂一派之主,这样对待一个晚辈,似乎有些不妥吧?”

    郭冲沉声问道。

    “不妥?我倒是不觉得。”

    任吉一脸平静,淡淡说道:“如若他觉得我说的不对,那他尽管可以出来,挑战我赤月派二十青年弟子中的任何一人!只要他能战胜任何一人……我,任吉,赤月派掌门,收回刚才说过的话。”

    呼!

    几乎在任吉话音刚落的瞬间,一道紫色的身影已经跨越了五行宗的一群人,立在郭冲这个五行宗宗主的前面。

    正是‘段凌天’。

    “小子,你还真敢站出来?”

    看到段凌天从五行宗一群人中出来,任吉眼中流露出几分诧异,随即讽笑道:“我可要好好提醒你一句……逞一时之勇,很可能会丢掉自己的性命!”

    “任掌门是打算自行收回刚才的话?”

    段凌天目光平静,就算面对任吉这个赤月派的掌门,依然不卑不亢,语气淡然,就好像在跟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说话。

    “嗯?”

    任吉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大笑起来,“看来,你是一心想要求死了?”

    “小子,来,挑战我!我跟你一战!”

    “五行宗的小子,有种就挑战我!”

    “还有我!”

    ……

    先前顺着任吉的话,言语间肆意践踏着段凌天尊严的七个赤月派弟子,纷纷看向段凌天,叫嚣着。

    在他们的脸上满是不以为意,压根就没将段凌天放在眼里。

    “既然你们七人都想和我一战……那我就成全你们!你们七人一起出来,和我一战。”

    段凌天立在空中,凝聚的眸子,一一扫过正叫嚣着的七个赤月派弟子,声音清冷传递而出,不蕴含任何感情。

    段凌天此话一出,不只七个赤月派弟子愣住了,另外十三个赤月派弟子也都愣住了。

    那三个身穿镶着金边的红袍的老人,还有赤月派掌门‘任吉’也都愣住了。

    反观五行宗那边,自宗主‘郭冲’之下,一群人脸色不变,就好像眼前的一幕不足以掀起他们内心的任何波澜。

    “哼!这家伙,又要出风头了。”

    火峰峰主‘茶白’和他的亲传弟子‘胡飞’,暗自冷哼一声。

    “嗯?”

    这时,那赤月派的掌门‘任吉’也发现了五行宗一群人的神态,心里忍不住一蹬。

    难道他看走眼了?

    想到这里,任吉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紫衣青年,仿佛能洞穿一切的锐利目光,紧紧锁定段凌天,似乎想要彻底看透段凌天。

    面对任吉的认真打量,段凌天一脸云淡风轻,不喜不怒。

    “哈哈哈哈……”

    与此同时,刚刚被段凌天点名挑战的七个赤月派弟子,回过神来后,尽皆忍不住放声大笑。

    就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就他,要以一敌七,挑战我们七人?”

    “他脑子没毛病吧?”

    ……

    七个赤月派弟子面带嘲弄的看着段凌天,嘴上说的话越来越难听。

    这时,就算是另外十三个赤月派弟子中,也有不少人忍不住笑了。

    当然,也有几个观察入微的赤月派弟子,发现了五行宗一群人的淡定神态,再次看向一脸平静的段凌天的时候,眼中多出了几分忌惮。

    “怎么?你们不敢?!”

    面对七个赤月派弟子的再三挑衅,段凌天的脸色还是没有任何变化,立在空中,身上紫袍随风轻扬,平静的注视着眼前的七人。

    “什么?你说我们不敢?!”

    “还真是老虎不发威,当我们是病猫!”

    “各位师兄弟们,既然他这么看不起我们,那我们就好好会会他!”

    ……

    七个赤月派弟子被段凌天彻底激怒,一一飞身而出,将段凌天团团包围,虎视眈眈的怒视着段凌天。

    赤月派掌门‘任吉’眉头一皱,隐约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那身穿一袭紫衣的五行宗弟子似乎有些过于自信了。

    他是真有自信?

    还是故弄玄虚?

    现在,再看到五行宗一群人的淡定神态,任吉也有些说不准了。

    只是,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还能开口制止吗?

    要知道,让对方出来挑战,还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这个时候制止,他岂非是自己打自己脸?

    赤月派的那三个身穿镶金红袍的老人,脸色也略微凝重起来,他们和任吉一样,隐隐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

    “任掌门……我记得,你刚才跟我说,我很可能会因为逞一时之勇,而丢掉自己的性命。对吗?”

    被七个赤月派弟子包围的段凌天,一脸平静的看向任吉,淡淡问道:“这么说来,任掌门是赞同我和你赤月派的七人以死相拼了?”

    闻言,任吉脸色一沉,却又无从反驳。

    那话确实是他说的。

    “五行宗的小子,看来你是真的想死!”

    “想找死,我们就成全你!”

    ……

    七个围住段凌天的赤月派弟子,纷纷爆喝一声,身上元力动荡,‘意境’随之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