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810章 凤天舞,第七!
    “放肆!”

    面对塔木的无礼,宁灿脸色一沉,身上气势延伸而出,席卷向塔木,使得塔木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宁副堡主手下留情!塔木并无恶意,只是嘴上不饶人。”

    大元王朝的代表,那个壮硕老人慌忙为塔木求情。

    听到壮硕老人的话,宁灿的脸色这才缓和了几分,同时收回了自己的气势,淡淡扫了那塔木一眼,“以后好好记住……你,还没有资格质疑‘苍狼堡’!”

    质疑前面出来的四人作弊,无疑就是在质疑苍狼堡的‘公正’。

    宁灿身为苍狼堡堡主,又身兼此次‘十朝会武’的主持,自然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有人质疑他们苍狼堡。

    否则,苍狼堡的威严何存?苍狼堡的颜面何存?

    “没作弊就没作弊呗……凶什么凶?小心越生气死得越快。”

    塔木被宁灿的气势那么一压,倒也不敢再像刚才那样放肆,但却还是忍不住喃喃自语道。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可在场之人何等耳力?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

    顿时,众人一阵无语,这大元王朝的青年,也太大胆了吧?

    “找死!”

    宁灿脸色一变,抬手之间,就准备惩罚塔木。

    “宁副堡主手下留情!”

    那大元王朝的壮硕老人慌忙求情,同时抬手‘啪’一声给了塔木的后脑勺一巴掌,厉声训斥道:“你这臭小子,还不向宁副堡主道歉?!”

    宁灿见此,顾及自己的身份,一时倒也放下了抬起的手,等待着塔木的道歉。

    “为什么道歉?老子说的又没错。”

    塔木一脸认真的说道,这也使得壮硕老人脸色彻底黑了下来,而宁灿的脸色也愈发难看。

    “看来,今日我不惩戒惩戒你,你还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宁灿目光冷下,再次抬手,元力肆虐,随意一掌落下,掌印呼啸而出,宛如泰山压顶对着塔木压了过去。

    顿时,那站在塔木身旁的壮硕老人脸色大变。

    宁灿出手虽然多有保留,但这一掌却也不是他能接下的。

    轰!

    直到看到一道刀光呼啸而过,将那掌印崩碎,壮硕老人这才松了口气,慌忙看向远处,感激道谢:“多谢大人!”

    “刀五!”

    就在大多数人的目光落在出手之人身上的时候,宁灿也看向出手之人,一脸阴沉,“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教训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与你何干?”

    出手之人,正是站在剑十三身边的‘刀五’。

    不管是宁灿出手,还是刀五出手,都是昙花一现,虚空之上天地异象根本来不及凝聚成形。

    而且,他们刚才明显是随意出手,未尽全力,所以就算有天地异象出现,也不能代表他们的真正实力。

    但据在场之人估计,两人至少也是‘化虚境七重’以上的存在。

    “宁灿,你好歹也是苍狼堡副堡主,跟一个口无遮拦的晚辈计较……如此作为,却是有些有**份了吧?”

    刀五平静的和宁灿对视,坦然说道。

    宁灿闻言,顿时一窒,无言而对。

    是啊。

    他是苍狼堡副堡主,对方只是一个来自一方偏僻小王朝的晚辈。

    他对后者出手,于情于理都不合适。

    “师尊!”

    就在这时,紫殇踏前一步,目光凌厉的凝视着塔木,坦然说道:“此人质疑我苍狼堡,言语间对师尊您不敬……师尊您身份尊贵,不好出手,后面的‘十朝会武’,便由我代劳好好教训教训他!”

    “哈哈……好,好!”

    本来还在为难,不知该如何下台的宁灿,听到紫殇的话后,畅怀大笑,一时觉得这个亲传弟子没白收。

    “还不向那位大人道谢?”

    大元王朝的代表,那个壮硕老人瞪了塔木一眼。

    这时,被宁灿一掌吓得脸色惨白的塔木,慌忙看向刀五,“多谢前辈救命之恩!这份恩情,塔木日后定当回报。”

    “回报就不用了。”

    刀五点头一笑,“你这小子,很对我的脾气。”

    塔木咧嘴一笑,随即似是想起了什么,看向那紫殇,玩世不恭的眸子陡然凌厉了起来,“想要教训我塔木,那就要看你是否有那个能力!”

    “我会让你看到的。”

    紫殇不屑的扫了塔木一眼,傲然道。

    呼!

    很快,第六个人也出来了。

    第六个出来之人,赫然正是那大明王朝的太子殿下,也是封维的亲传弟子,吕勇。

    “师尊,弟子没用,给您丢脸了。”

    吕勇出来后,看了封维一眼,随即低下了头。

    他的目标,本是那前三的标号令牌。

    可谁曾想到,当他费尽全力闯过迷幻地宫,准备挑选标号令牌的时候,却是发现不只前三的标号令牌没了,前五的标号令牌也没了!

    他,只拿到了6号令牌。

    “后面争气点。”

    封维淡淡说道,没有和吕勇计较的意思。

    “是。”

    吕勇闻言,顿时松了口气。

    呼!

    就在吕勇回到大明王朝代表身边的时候,又一道身影从迷幻地宫里面踏空而起,现身于人前。

    这是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刚一出现,就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因为实在是太耀眼了!

    “是她!”

    不少人忍不住惊骇出声。

    “天舞?!”

    一直盘腿坐在空中修炼的段凌天,在吕勇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睁开了眼,没有继续修炼。

    从凤无道口中大概了解了自己修炼期间发生的事后,他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从‘迷幻地宫’出口处出来。

    继吕勇之后,出来之人,竟是‘凤天舞’!

    段凌天忍不住动容。

    天舞,第六个走出‘迷幻地宫’?她是怎么做到的?

    此时此刻,何止是段凌天动容,就算是凤无道、剑十三和刀五三人,也忍不住动容。

    那苍狼堡的两大副堡主,彻底傻眼。

    眼前这个容貌堪称倾国倾城的红衣女子,他们并不陌生,正是那大汉王朝此次前来参与‘十朝会武’的十个青年才俊之一。

    同时也是参与‘十朝会武’的一百青年才俊中年纪最小的。

    看似二十岁出头,真实年纪也只有二十五岁!

    二十五岁,继吕勇这个洞虚境三重武者之后,第七个闯过‘迷幻地宫’?

    “又是大汉王朝的人!”

    “这大汉王朝的人,不会知道什么捷径吧?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快就通过‘迷幻地宫’出来?”

    “她只有二十五岁……难不成她还能是洞虚境三重武者?”

    ……

    凤天舞,成功吸引了全场的目光,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这个一袭红衣,容貌绝色,犹如火中精灵一般的女子,给了在场之人莫大震撼。

    面对一道道灼灼的目光,凤天舞俏脸上尽是平静,直到看向远处立在一起的段凌天和凤无道时,方才绽放出颠倒众生的笑容。

    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

    莫过于此。

    呼!

    在一道道火热目光的注视下,凤天舞飞身而出,片刻就到了段凌天和凤无道的身边,“段大哥,爹。”

    “两位前辈。”

    紧接着,凤天舞又对一脸呆滞的剑十三和刀五招呼。

    剑十三、刀五反应过来,齐齐看向凤无道,叹道:“无道长老,你还真是生了一个好女儿。”

    凤无道闻言,眉宇间流露出自豪之色。

    “好美的女人!”

    在凤天舞前面出来的六个青年才俊,除了段凌天、紫殇和塔木以外,那齐峰、秦崆和吕勇都是目光灼灼的盯着凤天舞,恨不能将其占为己有。

    只可惜,他们注定是妄想。

    凤天舞,独倾心段凌天一人。

    若有缘,她愿与段凌天携手一生,白头偕老。

    若无缘,她宁可孤独终老,独自一人到闭眼的那一刻。

    那苍狼堡两大副堡主遥遥望着凤天舞,脸色微微沉下。

    他们心里清楚,既然此女是和段凌天一起的,那断然不可能投入他们苍狼堡的门下。

    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便除之!

    两人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清晰的看到了难以抑制的杀意。

    “舞儿,你怎么会这么快出来?”

    凤无道惊讶问道,他感觉现在越来越看不透自己的女儿了。

    “天舞,恭喜你。”

    而一旁的段凌天,精神力延伸出去以后,愣了一愣,回过神来后,对凤天舞贺喜道。

    段凌天此话一出,不只凤无道不解,就是一旁的剑十三和刀五都忍不住一怔。

    他们不知道段凌天此话何意。

    难道段凌天看出了什么?

    “段大哥,你……看出来了?”

    凤天舞惊讶的看向段凌天。

    段凌天微笑点头,“我真没想到,你刚突破到‘洞虚境’没多久,就再次突破了……你在那‘迷幻地宫’,难不成有什么奇遇?”

    刚才,段凌天精神力延伸而出,第一时间就探查到了凤天舞现在的修为,竟是‘洞虚境二重’。

    要知道,距离凤天舞上次突破到‘洞虚境一重’,还不到一个月时间!

    也就是说,突破到洞虚境一重以后,不到一个月时间,凤天舞就又突破到了‘洞虚境二重’。

    如此进境,比服用了‘涅槃丹’的他还要迅速。

    正因如此,段凌天猜测天舞应该在‘迷幻地宫’有所奇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