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362章 段凌天的条件
    冷眼旁观了一阵的柳诗歌,再次开口了,就好像是在配合着范建,“段凌天,就算你不上生死台,就算我不能杀你……我,柳诗歌,也不会让你好过!我会慢慢的折磨你,乃至……”

    虽然,柳诗歌的话没说完。

    但他落在段凌天丹田处的阴冷目光,无疑告诉着所有人他后面想要说,而又没有说的话。

    他,会废掉段凌天的丹田!

    一时间,不少内门弟子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中,多了几分怜悯。

    虽然,七星剑宗禁令宗门弟子私下相互杀戮,乃至互废丹田……

    可武者交手,难免会出现一些意外。

    就算柳诗歌真的废掉了段凌天的丹田,他也可以说是一场意外。

    到时,七星剑宗最多给柳诗歌一些无关痛痒的惩罚。

    而段凌天,却是会被毁掉。

    就在这时,一道冷厉的声音,突兀传递而来。

    “柳诗歌,你若敢打段凌天丹田的主意,我必废你!”

    随着这一道声音传来,包括段凌天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声音传来处。

    一个面容冷酷的青年男子,正缓步踏上了天枢峰峰巅,目光冷峻的盯着柳诗歌。

    “是郑松师兄!”

    “上次就是郑松师兄将昏迷的段凌天带走,看来他和段凌天关系不错。”

    “废话!若非关系不错,郑松师兄会为段凌天出头?”

    “据说,上个月,郑松师兄的一身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境三重呢……不愧是开阳峰峰主之子!继承了郑凡峰主的出色武道天赋。”

    ……

    一个个七星剑宗内门弟子看向郑松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对强者的敬畏!

    “郑松师兄。”

    看到郑松到来,段凌天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微笑招呼。

    “段凌天师弟。”

    郑松回予一笑,哪里还有之前的冷酷模样?

    “郑松!”

    柳诗歌看向郑松,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郑松三番四次坏他好事,早就让他恨之入骨。

    只可惜,无论是背景,还是实力,他都不如郑松,只能将这份恨意埋在内心深处。

    “段凌天师弟,以后,这柳诗歌若敢碰你,你知会我一声,我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郑松看向段凌天的时候,一脸微笑。

    可当他的目光落在柳诗歌身上的时候,却又变得冷峻无比,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言语之间,充满了霸道!

    周围一阵哗然。

    在场的内门弟子都清楚,郑松师兄既然说出了这句话,也就意味着,日后在这内门之中,他将成为段凌天的靠山!

    一时间,许多内门弟子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羡慕。

    要知道,七星剑宗内门之中,如今留守在宗门中的,也就只有三十岁以下的内门弟子。

    三十岁以上的内门弟子,几乎都被派到七星剑宗在青林皇国各地的产业去了。

    如今,郑松一身修为步入了‘元婴境三重’。

    论实力。

    在七星剑宗留守的一群内门弟子中,足以排进前五!

    最重要的是,郑松还有一层尊贵的身份。

    开阳峰峰主之子!

    可以想象,如今有了郑松的照顾,日后,段凌天在这内门之中,将无几个内门弟子胆敢招惹。

    “郑松,这是我们和段凌天的私人恩怨,希望你不要插手。”

    柳诗歌深吸一口气,让他就此放过段凌天,他不甘心。

    “柳诗歌,你是没听到我说的话还是怎么的?”

    郑松脸色一沉,目光如剑,直掠柳诗歌,沉声道:“你若是耳朵有毛病,我不介意将你耳朵削下来帮你好好检查一番……若是没毛病,就给我好好的闭上你的嘴!”

    郑松的威胁,让柳诗歌脸色涨红,目光狠毒,但他偏偏不敢发作,只能握紧双拳,颤抖着身体,表达着他内心强烈的不满。

    最终,柳诗歌看向段凌天,沉声道:“段凌天,你若是个男人,就和我堂堂正正上‘生死台’一战,不死不休……否则,你就是懦夫、废物!”

    段凌天听到柳诗歌的话,脸色不变,淡淡的说道:“柳诗歌,你觉得你的这点激将法对我有用?”

    眼见自己的心思被识破,柳诗歌脸色难看,却不忘讽刺段凌天,“懦夫,废物!你不是说你不惧我吗?现在,连和我登上生死台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你真的想要和我登上生死台一战?”

    段凌天深深的看了柳诗歌一眼,仿佛想要进一步确认。

    “当然!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应战。”

    柳诗歌面露不屑和蔑视,冷笑道。

    “我可以答应你,和你登上生死台一战……”

    就在所有人以为段凌天不会答应的时候,段凌天开口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段凌天师弟!”

    郑松脸色一变,“你无需理会这柳诗歌,你多大年纪,他又多大年纪,就算你现在不敢应他的生死台之约,那也没什么,不丢脸!”

    “郑松,段凌天答应我的生死台之约,与你何干?”

    柳诗歌眼见郑松再次横插一脚,有些恼羞成怒。

    “怎么,你有意见?”

    郑松冷眼一扫柳诗歌,语气平静的可怕,“你若有意见,我给你一个机会……你我上生死台一战!一个照面,我若未能杀死你,我拔剑自刎,如何?”

    郑松的话,不可谓不霸气,让在场的一群内门弟子,只听得一阵热血沸腾。

    柳诗歌脸色一沉。

    他只是元婴境一重,而郑松却是元婴境三重……

    论力量。

    郑松比他强上一倍。

    一个照面杀死他,不难。

    他自然不可能答应郑松的‘生死台之约’。

    “不敢,就闭上你的嘴!”

    看到柳诗歌脸色涨红,却迟迟不敢应声,郑松哪里不知道柳诗歌的心思,一脸不屑的道。

    他,重新看向段凌天,轻轻摇头。

    在他看来。

    段凌天的武道天赋虽然强,连他都自愧不如。

    可段凌天现在毕竟没有成长起来,不太可能是柳诗歌的对手……

    所以,他要制止段凌天的冲动。

    冲动是魔鬼,有时候甚至会害死自己。

    他要让段凌天清醒过来。

    只是,很快,他就愣住了。

    “郑松师兄放心,我有把握。”

    段凌天元力凝音,传入了郑松的耳中。

    “你突破到‘元婴境’了?”

    郑松元力凝音回道,语气间夹杂着几分惊愕。

    “没有,我现在是元丹境九重。”

    段凌天回道,旋即也不等郑松回应,转过头,看向那柳诗歌,淡淡的说道:“柳诗歌,让我答应你的生死台之约可以……但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若是你愿意答应,我现在就可以和你登上生死台。若是不愿答应,那就当我从没有答应过你的生死台之约。”

    “什么条件?”

    本以为没有机会杀死段凌天的柳诗歌,听到段凌天的话,目光陡然一亮,就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振奋不已。

    如今,包括郑松、范建在内,在场的一群内门弟子,目光纷纷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他们都好奇。

    段凌天要让柳诗歌答应什么条件。

    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的目光,落在了范建的身上。

    让范建脸色一变,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

    “若想让我答应你登上生死台一战,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让范建和你一起,与我登上生死台一战!我一人,与你们两人一战!”

    段凌天终于开口了。

    他的话,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段凌天,让范建也一起登上生死台一战?

    要以一敌二?

    “这个段凌天难道疯了?真以为他能杀死柳诗歌师兄和范建两人?”

    “疯子!疯子!”

    ……

    几乎没有一个内门弟子看好段凌天。

    虽然,段凌天过去曾经多次以弱胜强,创造奇迹。

    可今日,段凌天要面对的,却是一位元婴境一重的内门弟子。

    ‘元丹境九重’和‘元婴境一重’,虽然只差一个层次,却差之千里……

    两者的力量,相差近乎一倍!

    郑松愣住了。

    柳诗歌也愣住了。

    听到段凌天提出这个条件,柳诗歌暗自松了口气,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猜到了段凌天的打算,无非就是想背水一战,想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杀死范建。

    “或许,可以让范建成为诱饵,引他上生死台……到时,有我出手,他根本不可能有机会碰到范建!”

    柳诗歌心里一动,心生一个完美的想法。

    他并不认为段凌天有实力战胜他!

    一个元丹境九重武者而已。

    刚才,他之所以试探段凌天,就是想要看看段凌天是否突破到了‘元婴境’,一旦段凌天突破到了元婴境,他就算再不甘心,也只能打消和段凌天作对的念头。

    乃至决定离开七星剑宗,躲避段凌天的报复……

    可以想象,拥有以弱胜强手段的段凌天,就算刚突破到元婴境一重,必然也能轻而易举的杀死他。

    确认段凌天是元丹境九重武者后,他就知道,这是自己杀死段凌天的机会。

    也是最后的机会!

    只要能激段凌天上‘生死台’一战,杀死段凌天,他将再无后顾之忧。

    柳诗歌的目光,落在范建的身上。

    范建脸色大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