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2866章 太一老祖之死
    魂珠,可以存储一个人的灵魂之力,反馈那个人的生死。

    但,灵魂之力存储于魂珠的时间,却又是有限的。

    一旦到了时间,魂珠之中的灵魂之力会彻底消散,而这时魂珠也失去了反馈灵魂之力的主人生死的能力。

    这个时候,需要再次注入灵魂之力,魂珠方才能继续反馈灵魂之力的主人的生死。

    心里稍微一算时间,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这才想起:

    半个月前,正好是他儿的魂珠里面的灵魂之力消散的时间。

    “宇轩师兄他……他被人杀死了!”

    “是太一仙宗的太一老祖‘何山’……是他杀死了宇轩师兄!”

    青年的声音,一经响起,令得白无极脸色大变之时,又是适时的传遍了暂时安静下来的整个丹道广场。

    但凡身在丹道广场之内的人,都清晰的听到了青年的声音。

    “嗯?”

    听到青年的话,段凌天愣了一下,旋即下意识的看向太一老祖,却见太一老祖听到青年的话,也是一脸愕然。

    不过,愕然过后,他的脸色却又是‘唰’一下变了。

    唰!唰!唰!唰!唰!

    ……

    随着青年话音传开,丹道广场中的人被惊得呆滞了片刻,目光又都齐刷刷的落在了太一仙宗一行人所在的地方。

    落在了太一仙宗的太一老祖身上。

    “那个玄天仙宗的青年口中的‘宇轩师兄’,好像就是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吧?这太一仙宗的何山,竟然将他杀了?”

    “这个何山,疯了不成?那个白宇轩,可是这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的独子!”

    “何山为什么杀白宇轩?莫非是因为一个月前,白宇轩和太一仙宗之人的那一场冲突?”

    “有可能!”

    “只是,他杀了白宇轩,怎么还留了活口?这不是在给自己挖坑跳吗?”

    “看那青年浑身是血的狼狈模样,明显是死里逃生……还有,你们看到没有?他胸口,心脏部位,还有一个洞穿性的伤口,可他却没死!显然,他的心脏是偏的。”

    “或许,正因如此,他才能逃过一劫吧。”

    ……

    丹道广场之内,一群目光落在太一仙宗太一老祖身上之人,又是忍不住议论纷纷。

    言语之间,看向太一老祖的目光,就如同在看着一个‘死人’。

    “何山!!”

    正当众人议论纷纷之时,那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的目光,也循着众人的目光,落在了太一老祖的身上,并且适时的发出一道愤怒到极致的冷喝声。

    轰!!

    随着白无极一声冷喝落下,他身上仙元力毫无征兆的暴涨而出。

    顷刻之间,他人已经消失在原地,依稀可以看到一道残影在逐渐消散。

    同一时间,他先前所立之地,丹道广场的结实地面,也是出现了一个巨坑,且巨坑周围出现了无数裂缝,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

    远远看去,宛如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而玄天仙宗的其他人,现如今都只能踏空而起,凌空而立,因为刚才他们所站立的地方,都已经被白无极的仙元力给震塌了!

    砰!!

    几乎在白无极的残影在原地消失的瞬间,又一声巨响传来,也成功吸引了在场众人的注意力。

    众目睽睽之下,白无极站在太一老祖先前所在的地方,而反观太一老祖,整个人已经被轰飞出去。

    白无极现在所站的地方,以他双脚落处为中心,也是出现了一道道狰狞可怖的裂缝,纠缠成一张张巨大的蜘蛛网。

    轰!!

    轰隆!!

    而现在的太一老祖,整个人被一股巨力送进了丹道广场正中的那个石台,半截身体镶嵌了进去。

    “哇”

    气息彻底萎靡下来的太一老祖,张嘴便又是吐出了一大口淤血,血染一地,刺眼夺目。

    “白……白宗主,我……我没有杀令郎。”

    片刻,太一老祖稍微缓过气来,目光冷然的盯着白无极,沉声说道。

    如果他真的杀了白宇轩也就罢了,白无极要报仇,很正常。

    可问题是:

    他,根本就没杀白宇轩!

    “何山,你没想到吧?我的心脏,天生就长偏了……你以为,杀了宇轩师兄和我,便没人知道是你何山杀的我们?”

    而在太一老祖沉声开口之时,那个浑身是血的青年,又适时的冷眼看向何山,目光中满是森冷仇恨。

    “苍天有眼,让我活了下来……可惜了宇轩师兄,运气没我好,死在了你的手里!”

    说到后来,青年伸手指着何山,浑身上下也都因为激动的情绪,而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污蔑我?”

    何山目光冷厉看向青年,沉声问道。

    “何山!”

    与此同时,白无极身形一晃之间,又是已经到了距离何山不远的地方,冷眼盯着何山。

    “一个月前,你太一仙宗之人,和我儿起了冲突……那件事,是我儿理亏,哪怕我儿让我为他出头,我也没有理会他。”

    白无极盯着何山,冷声说道:“我,白无极,就那件事,也算是给足了你太一仙宗面子。”

    “可你,竟然杀死了我儿……血债,血偿!今日,你何山不死,我愧对我儿在天之灵!”

    话音落下瞬间,白无极的身上,仙元力如同火焰一般暴涨开来,他看向何山的目光,也只剩下杀意。

    “白宗主,我说了,我没杀……”

    正当何山想要再次辩解之时,白无极已经雷霆般出手,让得何山慌忙闭上了嘴,出手抵挡白无极的攻势。

    “快!太快了!”

    而白无极和何山出手,速度之快,在场之人却又是没有几人能看得清楚。

    至少,段凌天什么都没看清。

    只是,虽然没有看清,但两人交手之时的声势,却又是浩浩荡荡,如同万马奔腾……

    轰!轰!轰!轰!轰!

    ……

    阵阵强大的气浪,席卷开来,拍打在众人身上,令得众人身上的衣袍猎猎作响。

    而两人交手之处,丹道广场的那一片地面,又是出现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

    巨坑极大,甚至蔓延到半边石台,将半边石台也卷了进去。

    石台上的八张座椅,被毁了一半。

    另外一半,也被远远掀飞了出去。

    “这件事有些蹊跷!”

    想到先前那青年开口说是太一老祖杀了那玄天仙宗少宗主白宇轩时,太一老祖脸上瞬时浮现的愕然,再加上太一老祖说没杀白宇轩,段凌天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

    虽然,太一老祖是否有出手杀白宇轩,他不知道。

    毕竟,太一老祖并非时刻都在他的眼前。

    但,从太一老祖一开始到现在的反应来看,却又不像是杀了白宇轩的人。

    如果太一老祖真的杀了白宇轩,在看到那个青年现身的瞬间,恐怕就已经雷霆般出手将之杀死了。

    杀了那个青年,便无人敢说是他杀死了白宇轩。

    哪怕玄天仙宗再怒,也不可能为了这么一个玄天仙宗弟子,而要杀死太一老祖。

    毕竟,太一老祖的身份摆在那里。

    虽说杀人要偿命,但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当二者的身份地位差异极大时,却又是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但,一旦白宇轩被他杀死之事曝光,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却又是有足够的理由出手杀他!

    因为,白宇轩是白无极的儿子!

    在这种情况下,太一老祖即便被杀了,太一仙宗也只能吃一个哑巴亏。

    另外,在这种情况下,只要玄天仙宗没有进一步对太一仙宗有什么动作,即便是太一仙宗的隐世仙王强者,也不可能出手为太一老祖报仇。

    因为,这件事是太一老祖理亏!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综合种种,段凌天有九成以上的把握可以断定:

    太一老祖,应该确实没有杀白宇轩!

    “身为白宇轩的亲生父亲,这玄天仙宗宗主白无极的手里,肯定有白宇轩的魂珠。”

    “白无极这般疯狂……想来他手里的白无极的魂珠,也是真的碎裂了。”

    看到白无极的疯狂,段凌天也是隐隐猜测,白无极手中的白宇轩的魂珠,应该真的碎裂了。

    白宇轩,应该真的死了。

    现在的段凌天,却又是万万没有想到:

    白宇轩的魂珠,并没有碎裂。

    只是因为白无极手中的白宇轩的魂珠里面的灵魂之力过期消散,以至于白无极无法知道白宇轩现在是是生是死。

    这个时候,玄天仙宗二长老的亲传弟子身负重伤,点名何山杀死了白宇轩。

    盛怒之下的白无极,早已失去理智,根本没想过玄天仙宗二长老的亲传弟子可能是在骗他……

    现在的他,只剩下一个念头:

    杀死何山,让何山为他的儿子偿命!

    砰!!

    战斗,约莫持续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最后伴随着漫天血雾飘散而告终。

    “白无极,我没杀你儿!”

    而在战斗告终的前一刻,太一老祖那不甘的凄厉声音,也是清晰的传入了丹道广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漫天血雾飘散的虚空附近,白无极的身形,重新现于人前。

    血雾飘散的那一片虚空,一枚纳戒,顺着血雾徐徐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