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2584章 灵魂防御类仙器?
    正如青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所想的一般。

    段凌天现在凭借仙剑施展出来的攻击虽强,但却还不足以将他杀死,在被他的攻势和防御手段抵掉大半的以后,也只能将他重伤。

    “哇——”

    被段凌天重伤的银蛟军百夫长,面色也在一瞬之间变得苍白起来,张嘴吐出一大口淤血。

    在这个银蛟军百夫长原来的料想中:

    这个时候,他本该高兴,因为他逃过了一劫!

    但,现在的他,却又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只因为,段凌天并没有如他料想中的一般,被他的灵魂攻击杀死。

    “不……不可能……不可能的!”

    青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如同见了鬼一般,“你……你一个区区‘赤月天仙’,怎么可能在我的灵魂攻击之下安然无恙?不可能……不可能!”

    现在,不只是这个青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像见了鬼一般看着段凌天,哪怕是另一个中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也是如同见了鬼一般看着段凌天。

    原本,在和他同为银蛟军百夫长的青年男子施展灵魂攻击的时候,他也以为段凌天必死无疑。

    “他……他怎么可能没死?他……他真的只是一个刚飞升到灵罗天的‘赤月天仙’?”

    中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的心中一颤,脸上满是震撼和不可思议之色。

    包括王威在内的八个银蛟军十夫长,如今也是面面相觑:

    “这……这怎么可能?!”

    “这个飞升者,遭受百夫长大人的灵魂攻击,竟然安然无恙?他……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这简直不可思议!”

    “刚才百夫长大人说要施展灵魂攻击对付他的时候,我曾想过先一步施展灵魂攻击杀死他,在百夫长大人面前表现一番……现在想来,幸好我没那样做!”

    ……

    八个银蛟军的十夫长,这时也彻底懵了。

    “他……他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抵挡得住百夫长大人的灵魂攻击,而且好像没有遭受任何影响!”

    王威看着段凌天,脸上闪过一阵后怕之色。

    因为刚才他差点就先一步对段凌天施展灵魂攻击了。

    现在想想,要是他当时真的先一步对段凌天施展灵魂攻击,那么必然会和段凌天结下死仇……

    就目前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他们银蛟军的两个百夫长就算想要保他,也是有心无力。

    “除非……除非你有‘灵魂防御类仙器’!”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青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像是想起了什么,陡然发出一声惊呼,脸色也在一瞬之间变得无比苍白。

    这个时候,他的心里也确认了这一点。

    一个赤月天仙,若非有灵魂防御类仙器,根本不可能拦下他的灵魂攻击!

    “灵魂防御类仙器?”

    这时,另一个银蛟军百夫长的瞳孔也忍不住一缩,心里一阵震撼,“好像……也只有这个可能。”

    “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是啊。他一个个刚飞升到诸天位面的区区赤月天仙,若非有灵魂防御类仙器,又怎么可能抵御得住百夫长大人的灵魂攻击?”

    “如果他真有灵魂防御类仙器……却又是正好弥补他灵魂层次低的弱点。”

    ……

    与此同时,包括王威在内的八个银蛟军十夫长,经由他们银蛟军那个青年百夫长的提醒,也是都觉得段凌天应该确实有灵魂防御类仙器。

    要不然,眼前的这一切,根本无从解释。

    “灵魂防御类仙器,在各种仙器之中,属于最罕见的存在……一件下品灵魂防御类仙器的价值,甚至都不下于一般的中品攻击类仙器的价值。”

    “就是不知道……他所拥有的灵魂防御类仙器,是什么品级的仙器。”

    “如果他的灵魂防御类仙器,只是下品仙器……那么,似乎最多也就只能抵御天仙层次的灵魂攻击,无法抵御金仙层次以上的灵魂攻击。”

    “我觉得他的灵魂防御类仙器,应该只是下品仙器……毕竟,灵魂防御类仙器本就难得,他一个飞升者所拥有的,品级肯定不会高。”

    “我倒觉得不一定……你别忘了,他掌握的仙法、神通,可都是极其高明的!也许,他的灵魂防御类仙器,是在世俗位面得到那么高明的仙法、神通传承的同时,顺带得到的呢?”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他的灵魂防御类仙器的品级肯定不低。”

    ……

    银蛟军的八个十夫长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都流露出羡慕嫉妒恨之色。

    而在包括王威在内的少数几人的目光深处,更流露出浓浓的贪婪之色。

    “我给过你机会。”

    面对一惊一乍的青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段凌天却又是一脸平静,但在他的目光之中,却又是闪过了一道森冷的杀意,仿佛择人而噬!

    “你……你……你不能杀我!我是银蛟军百夫长,你要是敢杀我,便是得罪银蛟军!”

    看到段凌天眼中的杀意,青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脸色大变,身体也因为惊惧而剧烈的颤抖起来。

    别说他现在已经重伤。

    哪怕他没有重伤,处于全盛时期的状态,失去了仙器的他,也不可能是眼前这个紫衣飞升者的对手。

    更何况,对方手里还有仙器。

    刚才,在对方那一击之下,他能不死,就已经难得……

    如果对方再来一下,他必死无疑!

    “银蛟军?”

    听到青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的话,段凌天却又是笑了,“莫非就只准你们银蛟军的人杀别人,不允许别人还手?”

    “还是那句话……我,给过你机会!”

    说到后来,段凌天的目光骤然冷下,环绕在他身体周围的万千剑芒,也是猛然喷射出耀眼的剑芒。

    “嗯?”

    感受到段凌天的杀意,另一个中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脸色大变,身形微微一动,下意识的想要出手帮忙。

    “今日,我只杀他一人……谁若想帮他,便随他一起去!”

    刚想出手的中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听到段凌天的这话以后,却又是打了一个激灵,连忙顿住了身形。

    至于那八个银蛟军十夫长,身体更仿佛在这一瞬之间完全僵硬了起来。

    咻!咻!咻!咻!咻!

    ……

    伴随着阵阵剑啸声起,那个已经身负重伤的青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在一阵惨叫声中被段凌天杀死。

    一个紫月天仙,天仙中的巅峰存在,身死道消!

    呼!

    杀死这个银蛟军百夫长以后,段凌天抬手之间,又是将对方的纳戒收取,据为己有,“倒是省了我自己去找‘纳戒’的功夫……”

    世俗位面的纳戒,不能带到诸天位面来。

    但,在诸天位面,却也有纳戒,而且是仙器级别的纳戒。

    在诸天位面,如果说什么仙器最为罕见,莫过于‘纳戒’,因为但凡有点实力的天仙,都有办法搞到纳戒。

    而其它的仙器,哪怕是最常见的攻击类仙器,除了一些有背景、有后台的仙人,一般也就只有‘金仙’以上的存在才能搞到。

    银蛟军的两个百夫长,只是紫月天仙层次的存在,他们之所以能有仙器,便是因为他们有后台。

    他们的后台是银蛟军,是‘血幽城’!

    嗖!!

    在杀死那个青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收取他的纳戒,将那一刀一剑两件仙器收起来以后,段凌天便又是一个闪身离开了这升仙池附近。

    转眼消失在银蛟军的一个百夫长和八个十夫长的眼前。

    “百夫长大人……难道就这么算了?”

    段凌天离开以后,王威第一时间看向剩下的那个银蛟军百夫长,红着眼说道:“要是今天的事情传出去……我们银蛟军的脸,往哪放?”

    “一个刚飞升到灵罗天的飞升者,杀死了我们银蛟军的一位百夫长……这要是让黑龙军的那帮家伙知道了,他们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笑话我们银蛟军!”

    说到后来,王威一脸的愤恨和不甘。

    当然,他看似义愤填膺,看似是在为银蛟军着想,但其实心里更多的还是想要报私仇!

    毕竟,是段凌天断了他一臂一腿,废了他。

    “哼!我看你是想要让我们银蛟军为你报私仇吧!”

    身为银蛟军的百夫长,自然不是省油的灯,中年男子冷冷扫了王威一眼,吓得王威慌忙低下了头。

    “百夫长大人,王威或许是想要报私仇……但王威说的,却也不无道理。”

    这时,另一个银蛟军十夫长站了起来,“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对我们银蛟军而言,确实是大伤脸面之事。”

    “我们身为银蛟军的一员,自然不会将今日之事传出去……可谁知道那个飞升者,会不会将今日之事传出去呢?毕竟,这件事一旦传出去,对他而言,也是大长脸面之事。”

    随着这个银蛟军十夫长话音落下,另外六个十夫长也都纷纷点头赞成。

    “这个我自然清楚……我现在就回营地去,亲自将此事告知千夫长大人!”

    中年男子模样的银蛟军百夫长话音落下以后,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