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2497章 云青岩
    而几乎在段凌天被重伤,口中喷出大口淤血的瞬间。

    “云青岩,住手!!”

    立在他身边的可儿,脸上的温柔之色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勃然怒意,目光离开段凌天的瞬间,一双秋眸深处的柔情似水不再,取而代之的是冰冷至极的寒光。

    “可儿”

    段凌天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刚才那道声音的主人是谁,也没反应过来伤自己的人是谁,为何会拥有那般可怕的实力,便又是听到了可儿那冰冷至极,让人如坠冰窖的冷喝声。

    他,还是第一次见可儿这般愤怒!

    当然,他也知道,可儿之所以这般愤怒,完全是因为他。

    一时间,他的心里忍不住升起阵阵暖意。

    “刚才那声音的主人,似乎叫了一声‘表妹’?”

    “难难道难道是”

    因为可儿现如今的透露出来的愤怒而心生暖意的段凌天,脑海中灵光一闪之间,又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陡然大变,一双瞳孔也随之狠狠的缩了起来。

    一直以来,段凌天的内心深处,都在有意回避着一件事情。

    而那件事情,正是有关可儿是‘神女转世’之事。

    因为根据昔日的拜火教教主‘唐轩’所言,可儿不只是神女转世,而且似乎还有一个对她有不轨之心的‘表哥’,且可儿前世的那个表哥十之是来自诸天位面的强者!

    虽然,段凌天现在有了一身不俗的实力,但他心里却很清楚:

    跟诸天位面的那些强大仙人比起来,他什么都算不上!

    诸天位面,随便走出一个‘金仙’以上的存在,都能轻易将他灭杀更何况,根据唐轩的描述,可儿前世的那个表哥,很显然还不是一般的仙人!

    “刚才可儿似乎还叫了那人的名字!看来,十之是他了!”

    想到可儿刚才冷喝出声之时,叫出了一个男人的名字,他的心里也是愈的确认了自己的猜测,脸色也是愈的难看了起来。

    同时,他也意识到:

    可儿,应该已经恢复了前世有关她的那个表哥的记忆,只是没有告诉他而已。

    要不然,可儿岂会知道对方的名字?

    至于可儿不告诉他的‘原因’,他自然懂,肯定是可儿不想让他担心。

    “看来,表妹你的记忆也是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至少,已经记起表哥我了。”

    仿佛自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再度传来,同时也令得可儿秋眸一凝,目光直视前方

    那里,现如今正有一道身影若隐若现。

    到得后来,更是彻底显现了出来!

    这是一个身穿青衣的青年男子,身材高大,长相英俊,一头墨绿色的长肆意的披在身后,并没有用箍束起。

    他那弧度明显的嘴角,仿佛每时每刻都在流露出邪异的微笑。

    这邪异的微笑,再搭配这青衣青年英俊的面容,对于一些情窦初开的少女而言,绝对有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

    现如今,这个青衣青年一经出现,目光便又是落在了可儿的身上。

    唰!

    而段凌天的脸色,也是在青衣青年现身,并且看向可儿的瞬间,猛然大变。

    呼!

    紧跟着,段凌天也是没有任何迟疑的闪身而出,将可儿护在了身后,面色阴沉,目露冷光的盯着立在不远处的青衣青年,异常的警惕,似乎深怕青衣青年会伤害到可儿一般。

    这一刻,段凌天下意识的想要保护自己的妻子可儿。

    却又是似乎完全忘了:

    眼前的这个青衣青年,一身实力之强,他远非敌手

    就刚才,对方不曾现身,便轻而易举的将他重伤!

    “嗯?”

    然而,就在段凌天出现在可儿的身前,将可儿护在身后的瞬间,青衣青年的神色却又是在一瞬之间凝固住了,继而面色也随之阴沉了下来,眼中厉芒四射,杀意凛然!

    “我还没找你,你竟然先找上门来”

    青衣青年淡淡开口,声音之冰冷,令得周围一片区域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许多,仿佛凛冬已至!

    “找死!”

    陡然之间,他目光一冷,段凌天周围的一片虚空,瞬间轰塌了下去,宛如玻璃被击碎,一阵支离破碎,而身处其中的段凌天,此时也是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可能倒下。

    几乎在青衣青年话音落下的瞬间,段凌天便现周围虚空仿佛凭空出现了一股力量,将他锁定的同时,仅凭力量上散出来的气息,就彻底压住了他体内的力量。

    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在段凌天心头升起,一经出现,便再也难以压下,一不可收拾!

    “小吞噬术!”

    “剑阵!”

    “青莲十三剑!”

    察觉到心头升起的危机感的瞬间,段凌天不敢迟疑,慌忙施展自己的种种手段,意图挣脱束缚,重获自由。

    “这这怎么可能?!”

    然而,就在段凌天想要施展辅助神通‘小吞噬术’吞噬周围一片区域的天地灵气的时候,他却又是骇然的现:

    小吞噬术衍变出来的和他身体重合的漩涡,所延伸出来的吞噬之力,竟然都被凭空出现在他的周围,仅凭气息就压制住了他体内力量的那股力量拦住了。

    吞噬之力没办法出去,也意味着不可能吞噬周围一片区域的天地灵气,为他所用。

    “他怎么会这么强?!”

    同一时间,段凌天也现在力量被压制的时候,他也同样没办法施展出其它手段。

    这一刻的他,也是清晰的闻到了‘死亡’的味道。

    特别是在青衣青年冷喝一声‘找死’的时候。

    正当青衣青年话音落下,段凌天只觉得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一瞬之间散出阵阵毁灭气息,仿佛随时可能将他毁灭的力量一震,就要掠向他,将他杀死的时候。

    可儿的冷喝声,再次传来:

    “云青岩!你若杀我天哥,我也不会独活!!”

    可儿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你应该知道我若想死,你阻挡不了。”

    可儿的声音,透露出阵阵寒意,威胁着那青衣青年。

    “可儿!!”

    听到可儿对那青衣青年说的话,段凌天瞳孔缩起,脸色大变,同时第一次感觉自己是那么的没用,空有一身在世俗位面堪称顶尖的实力,却在眼前的青衣青年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这一刻,哪怕出现在他的身体周围,源自青衣青年的力量猛然一滞,没有继续掠向他,对他下杀手,段凌天也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青衣青年,也就是可儿前世的表哥‘云青岩’,此时的脸色也是异常的难看。

    难看之余,更是有些狰狞。

    “表妹,你你为了他一个区区凡人蝼蚁,竟然不惜舍弃自己的性命?”

    现在的云青岩,再也没有多看段凌天一眼,他的目光,已经转移到可儿的身上,沉声开口之余,目光深处,也是流露出浓浓的嫉恨之色。

    而在他目光深处的这嫉恨之色的后面,更是进一步升腾起阵阵慑人的杀意!

    当然,这杀意不是针对可儿的。

    是针对段凌天的!

    “他不是什么凡人蝼蚁,他是我的丈夫!”

    听到云青岩的话,可儿冷声纠正道。

    “你的丈夫”

    而听到可儿这话,云青岩顿时也是被气得瞳孔一缩,本就难看的脸色愈难看了起来,身上衣袍无风动荡之间,更散出阵阵慑人的杀意,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表妹,你别忘了,你我之间是有‘婚约’在身的而他,不过是你恢复前世记忆之前,所找的丈夫!”

    云青岩面色阴沉的看着可儿,说道:“今日,只要他死,你与他之间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毕竟,我没必要和一个死人计较那么多!”

    他万万没有想到:

    他布局多年,最后竟落得这般结局!

    “婚约?”

    可儿冷笑,“云青岩,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我前世身殒的那一刻起,你我之间的那一纸‘婚约’,便已经不作数!我今生今世,除了与你有一层表亲关系,便再无关系!”

    “表妹你便那般厌恶我,不愿与我在一起吗?”

    云青岩沉声问道。

    “前世的我,便与你说过,我只将你当作兄长是你咄咄逼人,不惜破坏我们的兄妹之情,迫得我我不得不以身殒为代价,解除那一纸‘婚约’。”

    “后来,我转世重修,你更做下手脚,将我的这一世安置在这个世俗位面更安排人,盯紧我!”

    “只可惜,你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你苦心安排,最后,你,还是得不到我!”

    可儿一番话下来,也让段凌天隐隐意识到了一些事情:

    那就是,可儿前世之所以会身殒,跟眼前的这个青衣青年‘云青岩’有着密切的干系,甚至是为了毁她和他的婚约,才会身殒。

    然后,可儿转世重生,云青岩更做了手脚,将可儿安置在这个世俗位面,还安排了人监视可儿。

    “那个人应该就是昔日拜火教教主,唐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