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2098章 罪恶之城的‘魅力’
    道武圣地,‘道符’的种类非常之多,作用也很是广泛。

    镜像符,只是其中的一种。

    另外。

    镜像符,又分为‘寻常镜像符’,以及‘子母镜像符’。

    寻常镜像符,可以用来记录眼前一定时间内发生的情景,以画面的形式记录下来,以后将之捏碎,也是可以将记录下来的画面重新现于人前。

    这个效果,类似于段凌天前世地球的‘摄像’、‘录影’,最大的区别是只有画面,没有声音。

    当初,段凌天还在‘月耀宗’的时候,便曾经被阴山黑市下属分部的人用‘寻常镜像符’阴了一把。

    那个阴山黑市下属分部的人,将寻常镜像符记录的画面呈现出天幕镜像,现于月耀宗驻地上空,轰动了整个月耀宗,也将段凌天阴得从此与月耀宗分道扬镳!

    子母镜像符,指的并不是一枚道符,而是两枚道符,一般都以‘一套’论。

    一套子母镜像符,‘子镜像符’和‘母镜像符’各有一枚,‘子镜像符’一般被人随身携带在身上,且时刻记录、刷新携带之人眼前的情景、画面。

    直到携带子镜像符之人被杀死,子镜像符也是会保留下那人生前的最后一段画面,然后将之反馈给‘母镜像符’。

    只要捏碎‘母镜像符’,又是可以看到‘子镜像符’的主人生前记录下来的最后一段画面。

    “他到底是谁?!”

    看着眼前母镜像符展现出来的画面里面的那个容貌英俊、气质非凡的紫衣青年,地斧盟盟主的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地斧盟盟主,名为‘姚不羁’,是一个身材中等的中年男子,容貌普通的他,属于丢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出来的那种人。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中年男子,却是罪恶之城里面的一个散修的‘盟主’!

    除此之外,姚不羁还是‘圣仙第三变强者’中的佼佼者,在《极圣榜》上的排名也在前三百名以内。

    现在,姚不羁便是通过‘母镜像符’,看到了他地斧盟的两名成员被杀死的一幕,而且是被一个看起来年轻得吓人的青年男子所杀死!

    如果只是地斧盟两名成员的死,还不足以让姚不羁如此失态。

    姚不羁之所以如此失态,还是因为:

    这两个地斧盟成员,是被他派出去夺取‘千纹圣剑’的!

    而‘千纹圣剑’,又是存放于他派出去的两个地斧盟成员在被那个紫衣青年杀死前,所得到的那个老人交给他们的‘纳戒’里面。

    若非担心自己或自己地斧盟中的强者出手引人瞩目,以及认定了那个老人没什么威胁。

    他,也不会派两个区区‘天圣境巅峰’的地斧盟成员出马,去夺取老人手里那枚存放有‘千纹圣剑’的纳戒!

    原以为十拿九稳,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紫衣青年!

    “两个白痴……不去招惹他不就行了?”

    虽然只是看到了当时的画面,听不到声音,但姚不羁还是能从紫衣青年和两个地斧盟成员说话时的口型,大概看出了他们在说些什么。

    由此,他也是意识到:

    是他地斧盟的两名成员主动去招惹紫衣青年,紫衣青年才会对他们痛下杀手!

    “幸好那两个白痴出发之前,我交给了他们各自一枚‘子镜像符’……否则,‘千纹圣剑’落入了谁的手里我都不知道!”

    一念至此,姚不羁又有些庆幸。

    同时也有些心疼。

    寻常镜像符,没什么价值。

    但,子母镜像符,却又是价值昂贵,哪怕是在他这个地斧盟盟主的手里,也只有那么几套。

    而这一次,却又是一次性废掉了两套!

    “只要能找出这个紫衣青年,夺回‘千纹圣剑’……废掉两套子母镜像符,也是值得的!”

    想到这里,姚不羁的心里又平衡了一些。

    而姚不羁看到的画面中的紫衣青年,不是别人,正是今日刚到罪恶之城的‘段凌天’。

    只是,现在的段凌天,却又是万万没有想到:

    他今日在罪恶之城外见到的那个被两个地斧盟成员追杀的老人,竟然有‘千纹圣剑’这样的珍贵圣器!

    而且,‘千纹圣剑’现在就在他的纳戒里面。

    准确的说,是在他纳戒里面的纳戒里面的纳戒里面!

    之所以这样说,也是因为:

    存放有‘千纹圣剑’的纳戒,是那个老人的纳戒;

    而老人的纳戒又被地斧盟成员放在自己的纳戒里面;

    而地斧盟成员的纳戒又被段凌天放在自己的纳戒里面。

    现在的段凌天,因为还没有来得及去翻看自己今日的‘战利品’,所以也是并不知道自己在不知不觉之间得到了一柄‘千纹圣剑’。

    此时此刻,段凌天正在罪恶之城城中心的一家酒楼里面。

    这家酒楼,也是罪恶之城城中心最热闹的几家酒楼之一,段凌天进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同时也对罪恶之城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难怪那么多散修挤破了头想要在‘罪恶之城’里面定居……原来,在罪恶之城里面,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几位‘圣仙第七变’以上的散修强者,拿出一些好东西出来供一众散修哄抢!”

    坐在酒楼靠窗的座位上,段凌天也是听一些散修提起了‘这件事’。

    在罪恶之城里面,有几位‘圣仙第七变’以上的散修强者,不属于任何一个散修,但他们在罪恶之城的地位却又是非常之高,也深受罪恶之城里面的诸多散修爱戴。

    每隔一段时间,这几个散修强者都会拿出一些对一般散修而言算得上是‘宝物’的好东西,在罪恶之城里面随处乱扔,供散修哄抢。

    这些好东西,或是‘仙品圣石’,或是‘高级武学’,或是‘珍稀道符’,或是‘百纹圣器’。

    “那几个散修强者……简直是拿其它散修当猴耍!”

    得知‘这件事’以后,段凌天也是忍不住暗自摇头。

    他从酒楼内的一些散修口中得知,但凡那几个‘圣仙第七变’以上的散修强者往罪恶之城各处扔东西,都会引起一群散修哄抢。

    而每一次都有不少散修死于非命。

    人性,都是贪婪的。

    几个散修强者扔出来的东西,对他们自己而言或许只是一般的东西,不值一提。

    但对于罪恶之城里面的其他散修而言,却又是犹如‘至宝’一般的存在,值得为了它去拼命!

    “运气不好,‘宝物’掉在人堆里面,需要争夺……运气好,‘宝物’掉到人迹稀少的地方,哪怕是修为低微的散修,一样有机会轻松得到。”

    得知这些以后,段凌天的心里又是一阵感叹。

    别的不说。

    就这一点,恐怕就足以让许多散修挤破了头想要到‘罪恶之城’里面定居,也许什么时候好运就降临在自己头上了呢?

    心存侥幸之人,毕竟在多数。

    “就如我前世所在地球的‘彩票’,明知道中奖几率低得可怜,却还是有无数人趋之若鹜……每一期积累的彩金,都以数亿计!”

    这个时候,段凌天想起了自己前世所在地球上的‘彩票’,还不是有一群投机者挤破头去买?

    只为那低的可怜的中奖几率!

    “比起前世地球的‘彩票’的中奖几率……得到罪恶之城里面那几个强者拿出来的‘宝物’的几率,却又是要大得多。”

    段凌天暗道。

    “‘圣仙第九变’散修强者在渡劫之前,在羽化飞升之前留下的‘宝库’?”

    很快,段凌天又从一些散修的议论中,得知了‘罪恶之城’的另外一个诱人之处。

    那就是:

    在罪恶之城里面,每隔一段时间,都可能会曝出有关‘圣仙第九变’散修强者在渡劫之前,在羽化飞升之前留下的‘宝库’的所在之地的信息。

    众所周知,不管是武修、道修,还是魔修,一旦步入‘圣仙第九变’,又是将迎来飞升诸天位面之前的‘天劫’。

    圣仙第九变,又被称之为‘升仙变’!

    渡劫成功以后,才能获得羽化飞升的机会,可以直接飞升,也可以等待一段时日再飞升。

    当然,那一段时日有限。

    一般渡劫成功之人,都不能继续在‘世俗位面’停留太久,一段特定的时间以后,又是会被‘升仙之力’强行牵引飞升前往诸天位面。

    当然,哪怕是‘圣仙第九变’的强者,也不敢说自己一定能渡劫成功。

    天劫非常可怕。

    天劫之下,很多‘圣仙第九变强者’都化为了飞灰,身死道消!

    出自各大势力的‘圣仙第九变强者’,在渡劫之前,一般都只留下对自身实力有影响的圣器、道符,剩下的东西都存放在‘纳戒’,留给自己所在的势力。

    毕竟,天劫之下,哪怕是‘纳戒’,也是会被轰成碎末!

    而如果渡劫成功,飞升之时,一般也是不会携带任何东西。

    只因为,世俗位面的任何东西,包括‘万纹圣器’,都会遭到牵引渡劫成功的‘圣仙第九变强者’飞升的‘升仙之力’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