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1959章 以牙还牙
    片刻,众目睽睽之下,钱长老收回了神识。

    顿时,魏赫看向钱长老,眼中希翼的光泽愈发闪亮。

    “段凌天的天赋灵根,确实是‘青色灵根’无疑……”

    察觉到魏赫的目光,钱长老扫了魏赫,目光也在一瞬之间冰冷了下来,厉喝道:

    “魏赫!你污蔑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长老’,等同于在亵渎我们圣地执法堂的威严!现在,你,随我回圣地执法堂,接受严惩!”

    钱长老话音刚落,魏赫的脸色便彻底变了,变得惶恐和不安。

    “钱长老……我也是因为亲传弟子被杀,所以关心则乱!还请钱长老开恩,请钱长老开恩!”

    下一刻,魏赫再也顾不得段凌天了,一昧向钱长老求饶。

    要是他去了圣地执法堂,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

    “哼!”

    然而,钱长老却是完全无视魏赫的求饶,冷哼一声以后,大手一挥,浩瀚的力量压在魏赫的身上,将魏赫镇压。

    镇压魏赫以后,钱长老一手提起魏赫,就好像老鹰抓小鸡一般。

    “郭雄长老……魏赫污蔑你一事,圣地执法堂,会给你一个交待!”

    钱长老看向郭雄,留下这么一句话以后,便带着脸色煞白、目露绝望的魏赫离开了,转眼消失在段凌天三人的眼前。

    “段凌天,真没想到,你的天赋灵根竟然是‘青色灵根’。”

    钱长老带着魏赫离开以后,孟津看向段凌天,一脸的感叹,“我之前还在纳闷,两个月前,郭雄长老为何会作出那般照顾你的‘裁决’……原来,是因为你的天赋灵根是‘青色灵根’,已经足以得到我们拜火教‘潜规则’的照顾。”

    “多谢孟津长老刚才为我引路。”

    段凌天对孟津点了点头,他虽然对孟津的亲传弟子‘张继’不感冒,但对孟津的为人还是认可的。

    至少,孟津不会无脑护短。

    这一点,从一开始孟津在路上的表态就能看出来。

    “我还有些事要去做……郭雄长老,段凌天,我先走一步!”

    片刻,孟津告辞离开,殿中只剩下段凌天和郭雄两人。

    而孟津识趣的离开,其实也是郭雄传音示意的,因为郭雄有话想单独跟段凌天说。

    “段凌天,一个月后,便是你前往我们四象坛‘第一矿区’服役的日子……你,准备好了吗?”

    郭雄看向段凌天,问道。

    “早就准备好了。”

    段凌天淡淡一笑,随即又道:“说到这里,还要多谢郭雄长老你的‘裁决’……要不然,我恐怕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被处死。”

    “你不用谢我……你自己也清楚,你能活下来,全是因为你的一身天赋!如果你的天赋灵根不是‘青色灵根’,而是之前传扬的‘黄色灵根’,哪怕是我想保你,也是不可能!”

    郭雄说道:“或许,到了那时,也会有今日一幕的出现……但,结果却肯定不是魏赫倒霉,而是我们倒霉。”

    “魏赫?”

    段凌天双眼眯起,寒光一闪而过,继而忍不住问道:“郭雄长老,那魏赫污蔑你,亵渎圣地执法堂……他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会被圣地执法堂处死吗?”

    “处死倒是不至于。”

    郭雄摇头,提起‘魏赫’,他的眼中也是闪过一缕冷光,“不过,就算他不死,也得脱层皮!亵渎圣地执法堂,可不是什么小罪名……再加上钱长老刚才已经开口向我保证,圣地执法堂,会给我一个交待!”

    “所以,我可以肯定……接下来,魏赫所面临的严惩,不会轻松。”

    郭雄继续说道。

    “不会处死?”

    段凌天闻言,顿时有些失望。

    魏赫今日所为,明摆着是想要害他!

    如果他的天赋灵根不是‘青色灵根’,而是‘黄色灵根’,今日被魏赫这么一搞,他必死无疑!

    对于想害死他的人,段凌天一向都是主张‘以牙还牙’!

    听说魏赫不会被圣地执法堂处死,他自然感到失望。

    “怎么?你就那么希望他死?”

    因为段凌天没有刻意掩盖自己的情绪,所以郭雄很容易就看出了这一点,适时的问道。

    “难道郭雄长老被他如此污蔑,便不想让他死?”

    段凌天反问道。

    “对我而言,他这次就算不死,也要脱层皮……已经足以熄灭我心中的怒火!当然,如果他被处死,我的心情会更好。”

    郭雄说前面半句话的时候,段凌天还有些失望,可当郭雄一句话说完的时候,段凌天顿时也意识到眼前这位郭雄长老和他是‘同道中人’。

    “不过,想让他被处死,却又是不容易……如果他不是‘圣仙境’以上的存在,肯定扛不过圣地执法堂的严惩!只可惜,他作为圣地铜焰长老,却是‘圣仙境’的存在。”

    说到这里,郭雄也是叹了口气,语气间难免有些可惜。

    “郭雄长老!”

    然而,这个时候,段凌天的目光却是陡然一闪,继而问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今日,那魏赫控告你,并且找来圣地执法堂长老一事,应该是没有外传的吧?”

    “嗯。”

    郭雄点头,“一般这样的事,圣地执法堂都不会外传……毕竟,执法堂也不敢肯定我是不是真的徇私舞弊!如果我真的徇私舞弊,事情一旦传扬出去,也会有损圣地执法堂的威严!”

    “跟我想的一样。”

    段凌天点头,紧接着眼中寒光一闪,再次问道:“可如果今日魏赫污蔑你,亵渎圣地执法堂的消息传扬出去……又会有什么后果呢?将这个消息传出去,也不损圣地执法堂的威严,圣地执法堂应该不会追究是谁将消息传出去的吧?”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圣地执法堂也会遭受压力……如果对魏赫的处罚不够严厉,却也是彰显不出圣地执法堂的威严不可犯!”

    听到段凌天的话,郭雄下意识回应。

    不过,到得最后,他的目光却是陡然亮了起来,继而死死盯着段凌天,“你的意思是……我们将这个消息传出去,让圣地执法堂迫于压力,杀死魏赫,维护圣地执法堂的威严?!”

    “不是我……是你!”

    段凌天摇了摇头,“我只是一个普通玄武坛弟子,可不敢轻易冒着得罪圣地玄武坛的风险传扬这个消息……而郭雄长老你作为圣地执法堂认命的玄武坛执法长老,便是将这个消息传扬出去,圣地执法堂就算知道了,应该不至于怪罪你。”

    “而且,你这样做,圣地执法堂也只会以为你是因为魏赫挑衅你,所以才会报复性的故意传出这个消息,想让他死!”

    段凌天一番话下来,滴水不漏。

    “段凌天,你还真是打得一手如意算盘!”

    段凌天的话,让郭雄楞了一下,片刻回过神来,也是不由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不过,你就那么肯定……我会如你所想的一般,放出这个消息,逼迫圣地执法堂杀死魏赫?”

    “我不敢肯定。”

    段凌天摇头,“我只是给郭雄长老你一个建议而已……至于是否将这个消息传扬出去,选择权在郭雄长老你自己的手里。正如郭雄长老一般,我虽然想让他死,但他死不死,对我影响都不大!”

    “我段凌天,连他的师尊‘李安’都得罪了,难道还会怕他?”

    说到后来,段凌天蔑视一笑。

    “段凌天,以前,我觉得你和李安为敌实属不智,因为我觉得你不自量力……可现在,我怎么就突然觉得,在和李安的博弈之中,你也许真能笑到最后?”

    郭雄再次深深看了段凌天一眼,表面平静,实则心里已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段凌天提出这么一个逼迫圣地执法堂杀死魏赫的办法,可见其心思之慎密,非常人所能比。

    至少,他郭雄没有想到这一点。

    “郭雄长老过奖了。我不过一个普通玄武坛弟子,如何与那李安斗?他,可是我们玄武坛的第一银焰长老!”

    段凌天谦虚一笑,但说的话却是非常随意,明摆着嘴上一套,心里一套。

    段凌天的言不由衷,郭雄自然也看出来了,不过也不点破。

    紧跟着,郭雄淡淡一笑,说道:“段凌天,两个月前,我便有意将你举荐给坛主大人,让坛主大人收你为亲传弟子……如果坛主大人收了你为亲传弟子,只要他举荐你进入圣地,成为‘圣地弟子’,自然也能免去你到矿区服役的惩罚。“

    “不过,两个月前我去找坛主大人,却是得知他正在闭关的紧要关头……所以,我也是没有打扰他。直到现在,他还没有出关。”

    郭雄继续说道:“如果一个月内,坛主大人还是没有出关……一个月后,我也只能亲自将你送到我们四象坛的‘第一矿区’去服役!不过,你放心,只要坛主大人一出关,我便将你举荐给他。”

    听到郭雄的话,段凌天双眼眯起。

    玄武坛坛主,竟然闭关了?

    顿时,段凌天也是打消了看玄武坛坛主施展神通‘玄武护体’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