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宇阁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 > 第1949章 郭雄到了
    听到李安的询问,要不是知道李安和段凌天之间矛盾不小,伍毅早已忍不住破口大骂:

    玄武坛的弟子,都这么嚣张吗?!

    在朱雀坛的地盘,竟敢无视他这个朱雀坛的执法长老,简直嚣张至极!

    “他就在这间原属于袁洪的‘乙字房’里面……他说,等你们玄武坛的执法长老‘郭雄’来了,叫他一声,他再出来。”

    说到后来,伍毅小眼睛眯起,寒光凛然。

    一张胖脸,更是扭曲在一起,显示出他此时是多么的愤怒!

    “什么?!”

    听到伍毅的话,李安顿时也是脸色大变,继而怒喝出声,“他当他是谁?一个违背了教规的‘罪人’,也敢这般放肆?!”

    话音刚落,还没等伍毅和在场的一群朱雀坛弟子反应过来,李安便已经闪电般出手了。

    轰!!

    随手李安抬手一掌拍出,近乎无形的浩瀚力量,转瞬之间化作一只掌印,掌印破空,掀起一声巨响,继而狠狠的落在前方的那间‘乙字房’上。

    轰隆隆!!

    伴随着一阵阵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传开,那座乙字房也是骤然轰塌,继而化作了一片废墟,烟尘弥漫。

    远远望去,让人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

    “好狠!”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朱雀坛弟子心里都是一颤,都没想到这个玄武坛第一银焰长老‘李安’如此彪悍,一出手便毁掉了他们朱雀坛弟子住处的一间乙字房。

    “李安长老!”

    见此,伍毅却是脸色一变,继而脸色难看的怒视李安。

    不管是李安毁掉他们朱雀坛弟子住处的乙字房,还是借机滥用私刑,都让他感到不满。

    面对段凌天的作为,他虽然不爽,但却从没想过要滥用私刑……否则,区区一个段凌天,根本不可能在他手里活下来!

    作为朱雀坛的执法长老,伍毅跟正常人一样,也会因为各种不爽的事而生气,但他却又是有自己的原则。

    在拜火教,一切按照‘教规’来办!

    这,就是伍毅的原则。

    “放心,我没杀他!”

    李安淡淡说道。

    他虽然恨不得将段凌天碎尸万段,却也还没有冲动到在朱雀坛执法长老面前滥用私刑将段凌天杀死的地步。

    他出手,只是不想让段凌天太舒服。

    在他看来,段凌天之所以敢这般‘嚣张’,肯定是自知必死无疑,所以想要在临死之前再得意、享受一番。

    段凌天想要享受,他偏不让!

    你不是喜欢休息吗?

    我直接将房子毁了,看你怎么休息!

    “李安!”

    众目睽睽之下,废墟晃动了几下,继而传出一道愤怒而冰冷的声音。

    轰!!

    紧跟着,又一声巨响传来,废墟随之炸开,里面一人踏空而起,正是脸色难看的‘段凌天’。

    现在的段凌天,因为刚从废墟出来,所以也是有些灰头土脸。

    “段凌天,见到本长老,竟敢直呼本长老之名……你可知道,这已经犯了我们拜火教不尊长辈的教规!”

    看到段凌天这般狼狈,李安眼中流露出几分快意,继而冷声说道。

    言语之间,直接说段凌天不尊长辈。

    “哼!”

    听到李安的话,段凌天顿时也是不由冷哼一声,反击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我们拜火教,同样有教规规定:教中长老,不得以大欺小!”

    “你都拉下脸面以大欺小了,难道还想让我尊敬你?是你脑子有毛病,还是你本来就是白痴?!”

    好好待在房间里,房子却被李安毁掉,段凌天心里早就憋了一把火。

    如今,又听李安竟然说他‘不尊长辈’,一时间,他也是按耐不住的爆发了!

    自己都为老不尊,以大欺小了……还有脸说他不尊长辈?

    可笑!

    可笑至极!

    一番话落下,段凌天只觉得气都顺了不少。

    不过,他的气是顺了,可李安的气却是不顺了。

    白痴?!

    随着段凌天话音落下,全场先是一阵死寂,继而一道道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让得段凌天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所在。

    这些目光,都是来自于在场的朱雀坛弟子。

    这些目光中,有骇然,有不可思议,有震惊,有佩服,有惊讶……

    总而言之,在段凌天彪悍的对着李安说出‘白痴’二字的时候,在场的朱雀坛弟子心情各不相同:

    有人觉得段凌天是在找死。

    也有人觉得段凌天是破罐子破摔,明知必死,便想要在被处死之前爽一把。

    也有人佩服段凌天,不管段凌天是出于什么目的才敢这般大胆。

    “段凌天,你……你在找死!”

    李安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身上升腾起凛然杀意,眼中闪烁着森冷的寒光。

    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段凌天给气炸了!

    自他成为拜火教长老以外,谁敢当着而他的面叫他‘白痴’?

    段凌天,一个普通的玄武坛弟子,一个天赋灵根只是‘黄色灵根’的庸才,竟然敢如此大胆的叫他‘白痴’……只让他觉得跟吃了苍蝇一样恶心!

    “怎么?李安长老恼羞成怒了?”

    眼看李安被他气成这样,段凌天心里乐了的同时,淡淡的说道:“我自问我的话没说错……要不然,我们请伍毅长老评评理?他作为朱雀坛执法长老,想来比你我更懂拜火教的‘教规’。”

    “要不然,让他来说说,今日你我二人是谁先惹谁?谁有错在先?”

    段凌天一番话下来,气得李安肺都快炸了的同时,也是让李安无言以对。

    毕竟,今日他和段凌天之间的冲突,确实是他挑起的。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

    眼见李安没接话,段凌天继续说道:“我段凌天行事,但求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当然,现如今我在拜火教,肯定也会好好遵守拜火教的‘教规’。”

    段凌天前面那句话还好,让不少朱雀坛弟子暗自对他竖起大拇指。

    至于后面的那句话,却是让在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

    段凌天,说他会好好遵守拜火教的‘教规’?

    开什么玩笑!

    难不成,先前他干掉袁洪、袁邝兄弟二人,并非违背拜火教的教规,而是在遵守拜火教的教规?

    也正因为段凌天之前的作为,以至于让在场之人对他后面的那句话嗤之以鼻!

    “段凌天也太无耻了!这样的话也说得出口。”

    “就是!要是他遵守拜火教的规矩,也不会杀死袁洪和袁邝兄弟二人了……袁洪还好,可以当他是自卫杀人。可袁邝呢?袁邝自始至终没对他出过手,而他却还是将袁邝杀了!”

    “别人说这话还好……可段凌天说这话,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看他的样子,更像是在任性的发泄自己的情绪……看来,他也意识到自己的时间多了。”

    “玄武坛长老‘李安’都来了……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怕是不用多久就能到了。”

    ……

    大多数朱雀坛弟子看了段凌天一眼,继而纷纷摇头,都觉得段凌天是活不久了,所以才会如此这般放纵自己。

    “哼!我懒得与你争辩……反正,今日,不管如何,你都必死无疑!”

    似乎也意识自己斗嘴斗不过段凌天,李安冷哼一声以后,便没再和段凌天多说什么,静静的立在一旁闭目养神,等待着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的到来。

    眼见李安熄了声,段凌天也没再继续,冰冷的目光适时的从李安身上收了回来。

    现场很快也平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

    几个呼吸以后。

    嗖!

    一道轻微的声音,传进了在场所有人的耳中,令得所有人纷纷抬头向着远处看去。

    只见,一道年迈的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他们这边掠来。

    片刻,这道身影便落在了朱雀坛执法长老‘伍毅’的身边,继而显现出来,却是一个身穿玄武坛银焰长老服饰之人。

    “是玄武坛执法长老,郭雄长老?”

    顿时,一群朱雀坛弟子的目光纷纷落在了来人的身上。

    “郭雄长老。”

    段凌天看向来人,双眼眯起,一点都没有因为对方的到来而感到害怕。

    要知道,在拜火教四象坛,他作为玄武坛弟子,‘郭雄’这个玄武坛执法长老,完全可以按照拜火教的‘教规’,根据他所犯之事的大小,裁决他的生死!

    “郭雄长老。”

    看到郭雄现身,伍毅双眼放光,好像看到了‘救星’一般。

    “郭雄长老,你来得正好……现在,你可以做出裁决,判这段凌天以命换命,为袁家兄弟二人偿命了!”

    李安更是直接对郭雄说道,言语之间,仿佛在发号施令。

    他实在是太想看到段凌天被处死,所以一时也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些‘越俎代庖’了。

    听到李安这话,不是当事人的‘伍毅’都忍不住皱眉。

    作为当事人的‘郭雄’,脸色则是直接阴沉了下来,继而毫不客气的对李安说道:“李安长老,我郭雄做事,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